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946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恐怕早已悶死

上周六,紐約的下午2時多,那是廣州凌晨3時多了。好朋友發來群組微信。這一組只有六個人,是特別談得來,每次到廣州一定排除萬難聚面的幾位朋友,對我體貼得無微不至,吃飯的地方一定有特色,如果都沒有空接送,會安排司機,從沒有讓我落單。

其中一位微信中問:紐約萬事大吉吧?沒有聽到您抱怨什麼!

怎樣回答呢?表面生活如常,事實上已經天翻地覆,沒有可能回到新型冠狀病毒出現之前的生活。

接著群裡其他人也紛紛答話,說廣州近況,哪一間大廈有多少病例,某地鐵證實有乘客測試呈陽性,叫大家不要用公共交通。「其實,最好少出門。不是說出國,是自己的家門非必要也別出。」

忽然想起,以前我偶然凌晨回答她們的微信,會被她們罵怎麼還不去睡。

「時間太多,白天睡和晚上睡沒有分別。」都這樣答。還好,資訊發達,可以看讀報,否則不因瘟疾而終,也會悶死。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