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875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習近平「強人治吏」 釀成疫情致命後果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現身北京小區視察,並更換湖北、武漢領導人,修補防疫失敗造成的負面影響。16日最新一期「求是」雜誌刊發他本月3日主持政治局常委會的講話,他自稱,1月7日已「對防疫工作提出了要求」;又說,1月22日已「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公開講話的用意很明白,就是撇清習對防疫失敗沒有責任,暗指責任在地方官員。

➤➤➤紐時:中國「抗疫運動」7.6億人受監測 重現毛式人盯人戰術

但中共官方的話是否值得相信?劉曉波1980年代訪問歐洲,看到當地漢學家對中共「官話」相信不已非常震驚。他對漢學家們說,中共官方的話99%都不能信。劉曉波這話很難證實,但對中共官方的話,抱懷疑態度有其必要。例如,香港反送中示威,北京反覆說示威者是暴徒,香港警察是英雄,但超過90%的港人認為,這是顛倒是非黑白;臉書和推特去年9月和10月曾兩次宣布,分別刪除22萬個和9萬個來自中國的反送中假新聞帳戶。中共經常欺騙蒼生百姓是事實。

再以這次防疫失敗為例,習近平說,他1月7日已提出防疫要求。但這無法否認武漢政府隱瞞疫情,更證明習政府至少1月7日已知有疫情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一篇論文證實,新冠狀病毒肺炎早在12月中已開始人傳人),為什麼武漢政府和習政府仍不肯告知人民真相,要等1月20日習才上央視對全國講話?就算1月7日告知民眾真相,要民眾戴口罩、勤洗手、自我隔離等防範,也不算太遲。

習說他1月22日「要求湖北對人員外流作出全面嚴格管控」。這個說法證實,「封城」是北京中央下令。湖北省和武漢市1月22日接到命令後,23日清晨宣布封城,同日上午10時開始實施。而封城是這次防疫失敗的兩大主因(另一主因是初期隱瞞疫情,人民不知情,所以沒有防範意識,照樣買年貨、辦4萬家庭參加的萬家宴,才導致疫情大規模擴散)。

➤➤➤習稱1月初就要求防疫 反暴露輕忽疫情2漏洞

封城將1100萬人困城內,卻沒有配套措施,醫護、設備和病床都嚴重短缺,等於置千萬人於交叉感染的絕境中。封城更大錯誤是,人民要找活路,之前已有500萬人逃出武漢,可能將病毒擴散至全國和全球。

其實,這次防疫失敗有個深層原因,地方官員失職只是表面徵狀,該負最大責任的是北京中央。習上台七年來推動「強人治吏」策略,全黨上下造成一種「恐懼文化」,地方官員不敢做決定,也不敢有作為,事事都先請示上級,這種官場文化正是導致決策錯誤的方程式。

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大力反腐,不但拍蒼蠅還打老虎,將黨內對他地位有威脅的人,如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一一打倒,黨內成千上萬黨官也以反腐為由被拉下馬;被打倒的人留下空缺,則由「習家軍」和親信遞補。2016年10月的六中全會,習已成為「習核心」。按照習思想的說法,黨指揮一切,而全黨由黨中央領導,黨中央則由核心領導,不再是集體領導制;換言之,全國由習一人領導,黨指揮一切,變成習一人指揮一切。

習建立的強人一人治國系統,對全國黨官造成兩大影響:一是由地方到中央各級官員,沒有人敢在重要事情上作決定,地方官員以不作為為主,事事徵求上級意見;如此層層上報,武漢原來的醫療事件,上報給市委書記,再上報省委書記和黨中央,中共中央辦公室主任和習辦把守最後一關,衡量是否將事情報告給日理萬機的習核心;結果就是全國事務都要由習一人拍板,造成決策延誤。

➤➤➤傳遞此話之意? 習近平:我1月7日就對疫情防控提出要求

武漢市長周先旺被批評沒有及早通報中央疫情,他公開推說須先徵求上級同意。武漢一名女子在高層公寓天天敲鑼,大聲向外求救,說母親快死了,但求醫無門;衛生官員回應說,他們不能決定給人病床,必須先徵得上級同意。

另一重大缺失是官員只重視向習表忠心,不把人民生死放首位。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說,民眾對疫情反應過度,他會發動武漢市全黨安慰民眾;還特別加上一句「人民最大的安慰來自習近平總書記」。在習式吏治下,拍馬屁成為做官的首務,人命安全真的不算什麼。

這次武漢和湖北防疫失敗,反映一種現象:1990年代和2000年代政府的主力「技術官僚」失勢,而擅長拍馬逢迎的「政治官員」占盡上風;這些官員當然不會告知人民真相,失勢的技術官僚也噤聲,造成習式吏治致命的後遺症。

➤➤➤更多疫情相關新聞點我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