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776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追三國演義

最近看到央視國際頻道周末文藝向經典致敬,連續幾個星期播放九四版「三國演義」主創人員再聚首的綜藝節目,感到格外親切,當年追看電視劇的情景也歷歷在目。

正如片尾曲所唱的:「歲月啊,你帶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名字……。」的確,不僅劇中人物,連九四版「三國演義」的主創人員,都是二十五年的歲月所帶不走的名字。然而還有一個人的名字,在我的人生長河裡也是不會被歲月帶走的,她就是當年想方設法轉錄這部「三國演義」電視劇給我們家看的潔。

話說九四版「三國演義」電視劇真正傳到多倫多時,已經是隔年春夏之間。那時我們剛從氣候溫和、風景如畫的溫哥華搬到天寒地凍的多倫多不久,孩子幼小多病,周圍缺親少友,人生地不熟,日子過得辛苦又無聊。

幸虧在一九九五年春天時,我在附近一家越南華人超市買菜時,認識了住在附近、同樣拖兒帶女買菜的潔。潔的熱情和善良,加上我們兩家國內外相似的經歷,使得我們倆很快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有一天潔給我打電話,說她認識的幾家中國留學生為了省錢,聯合起來從二十多公里外的華人音像店合租了幾盤電視劇「三國演義」錄影帶,每家一盤看一個晚上,第二天晚上每家再輪換一盤,錄影帶只能借一個星期,一個星期都看完了再去店裡換接下去的部分。據說因為租的人太多,店裡一次只允許租幾盤;還聽說那段時間多倫多每個錄影帶出租店都在日夜翻錄,生意簡直火得一塌糊塗。

潔說由於那幾家留學生加上她人數就已經很多了,不可能再拉我進去輪流看,但她相信我一定很想早點看到,所以她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把我家的錄像機和空白錄影帶拿到她家,他們就可以用兩台錄像機一邊看一邊轉錄。

我聽了既高興又感動。「三國演義」小說本來就是我年輕時看得著迷的書,自從聽說拍「紅樓夢」的導演王扶林要拍「三國演義」,早就盼星星盼月亮地盼著早點拍出來,現在居然不用花一分錢就能看到,我自然喜不自勝。可是為了讓我家能夠看到,潔和她先生得每天晚上不厭其煩地幫我轉錄,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但是潔一點兒也不怕麻煩。有時候她們合租的個別留學生由於趕課題或論文而來不及看,錄像帶一時周轉不過來,出現了一個晚上空擋,她還特地把錄像機連同錄影帶送過來給我們先看一部分,等到錄影帶輪到了,又得重新把錄像機抱過去接著轉錄。

我們兩家分別住在一條繁忙馬路對面相距幾百米的兩棟公寓樓,不僅錄像機搬來搬去麻煩,接線、轉錄過程也常常出問題。店家為了多賺錢,每盤錄影帶都只錄兩集一個半小時,而我們為了節省錄像帶,都是按每盤六個小時錄,因此兩台錄像機設置的時間不一樣,一沒看仔細,就很容易出錯,錯了就得重新錄。

但不管出了什麼問題,潔從無怨言,八十幾集電視劇,一集不落地全部幫我們轉錄完。我和先生常常感嘆,世界上會有怎麼這麼熱心、耐心、體貼入微的人!

可惜聚散匆匆,潔一家由於她先生工作的緣故,看完「三國演義」電視劇後不久就舉家搬到溫哥華了。雖然相隔千山萬水,但拜現代通訊發達所賜,我和潔的友情從不因時空的阻隔而中斷。

九四版「三國演義」主創人員再聚首的節目,讓我們重溫了一段難忘的窮並快樂著的時光,更加珍惜曾經擁有的友誼和真情。正如過年前潔發給我的微信所說:留不住的是歲月,忘不了的是朋友,謝不盡的是關照,丟不掉的是情義!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