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775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美國熱心人

我今年七十多歲,住在美國女兒家也有一些年頭了。記得剛來美國的時候,有人對我說美國人很高傲,不大願意幫助人,要自己照顧好自己。對此我半信半疑,但後來親身經歷過的幾件事情,讓我完全打消了這疑慮。

前年十月,我和老伴從洛杉磯乘飛機前往紐約,參加那裡旅行社的東部之遊。誰知一進機場大廳,不會識別英文路標的我們,當即就被那裡多條通道迷惑住了,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行走。正在這時,一位黑人警察走到我們面前,他看了看我女兒事先用英文寫的指路條,二話不說就帶我們一個勁地趕路。等我們趕到集結地方時,離事先約好的會面時間只剩不到十分鐘。我們想好險哪,要不是這位警察先生熱心引路,那麻煩可就大了。

第二天傍晚,我們乘坐的旅行車停在了時報廣場附近的一處路口,導遊讓我們下車遊玩,並規定集合時間。我和老伴一來到廣場,立刻就被那裡的熱鬧場面吸引住,我們邊走邊看,結果竟忘記了返回的路線。在這人生地疏又語言不通的地方,我們焦急萬分,只好掏出手機和導遊聯繫,可是又說不清具體的位置。

這時,路過的一位美國男士大概知道我們迷路了,便笑著從我手中接過手機,替我和導遊通話,隨後示意我們在原地等候導遊來接。在將近二十分鐘等待時間裡,這位先生一直陪伴著我們,直到導遊來後他才放心地離開。

第二件事是去年的一天下午,我和老伴剛從一家商場出來,就遠遠看見一輛公交車。我們以為這車是開往我家方向的,於是就上了車,結果車行駛一段時間後發現方向不對,意識到上錯車了,我想上前呼叫司機停車,可又不會說英文。

無奈之下,我只好掏出家庭住址給旁邊的一位青年人看。他看後用半生半熟的中文告訴我們說,公交車行駛路線和停靠站點是固定的,不能隨意停車,只有等到這輛車回程才可以下車。當這位年輕人將到站下車時,他用英語將我們的情況又告訴了車上另外一位中年女士,這位熱心的女士在她下車之前,又將我們的家庭住址翻譯成英文,寫在紙上,遞給了公交車的司機。就這樣,在他們的共同幫助下,我和老伴終於在當天晚上八點多回到家。

還有不久前的一天下午,我老伴獨自一人去附近的理髮店。她理完髮出門時天色已晚,藉著昏暗的路燈光,她繞來繞去仍然找不到回家的路。這時她看到不遠處停了一輛車,便抱著試試看的心情,走上前把手機裡的家庭住址給司機看。這位司機是一位中年女士,她見我老伴焦急的樣子,便當即讓她上車,將我老伴安全地送回了家。當我們請她進屋坐坐時,她連說No,笑著與我們揮手告別了。

這真是:這美那美不如人間真善美,這多那多不如美國熱心人多。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