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773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甘迺迪家族 詛咒跟隨半世紀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泰德•甘迺迪年輕時期被看好有機會入主白宮。(Getty Images) 泰德•甘迺迪年輕時期被看好有機會入主白宮。(Getty Images)

家裡九個兄弟姊妹當中排行老么的泰德•甘迺迪(Edward Moore "Ted" Kennedy),二哥就是鼎鼎大名甘迺迪總統(John Fitzgerald Kennedy),三哥則是前司法部長羅勃•甘迺迪(Robert Francis Kennedy)。二哥與三哥相繼遇刺身亡之後,原本泰德.甘迺迪獲得各界看好,可望延續政治世家命脈問鼎白宮,但一場奪命車禍卻斷送了他的總統夢想。事發半個世紀後,這場車禍仍有揮不去的神祕色彩,車禍真相究竟如何,迄今眾說紛紜,甘迺迪家族受到「神祕詛咒」的繪聲繪影坊間流言,持續流傳。

曾經,不少民主黨人對於年輕時期的泰德•甘迺迪懷抱高度期待,希望他代表民主黨角逐總統大選,與尋求連任的共和黨籍尼克森總統(Richard Nixon)放手一搏。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一場車禍讓泰德•甘迺迪政治生涯差點斷送,尼克森後來也因水門案醜聞辭職下台。

•「車禍悲劇天天折磨我」

1969年的車禍,導致一名女性助理因此喪生,對泰德•甘迺迪後來數十年的人生,罩上如影隨形的灰暗陰霾,在他身後才出版的回憶錄《真正的指南針》(True Compass)裡就寫著:「那場悲劇有如鬼魅一般,讓我這輩子天天受到折磨。」

查帕奎迪克島車禍對泰德•甘迺迪造成重大影響。 (Getty Images) 查帕奎迪克島車禍對泰德•甘迺迪造成重大影響。 (Getty Images)

1969年7月18日,當時37歲、身為麻州參議員的泰德•甘迺迪,前往麻州知名高級度假地點瑪莎葡萄園島(Martha's Vineyard)旁的查帕奎迪克島(Chappaquiddick),參加由羅勃•甘迺迪前任競選團隊幕僚舉行的小木屋派對。根據法院紀錄,泰德•甘迺迪與28歲競選助理瑪麗•喬•柯佩契尼(Mary Jo Kopechne)一同離開派對,泰德•甘迺迪後來在法庭上供稱,柯佩契尼請求他把她載回她的下榻旅館。

不過,當天晚間接近午夜時分,泰德•甘迺迪駕駛的轎車在經過兩側沒有護欄、狹窄橋上也無燈光的戴克橋(Dike Bridge)時衝出橋面,掉入波查池塘(Poucha Pond)。車輛落水後,泰德•甘迺迪順利逃脫,但柯佩契尼卻沒那麼好運。根據泰德•甘迺迪的法院證詞,他曾數度嘗試要把受困車內的柯佩契尼救出,卻沒能成功,最後只好放棄,徒步走回派對地點求助。

泰德•甘迺迪的說法是,後來跟著兩個朋友再度回到車子落水現場,設法搶救柯佩契尼,可惜當時遇到浪潮洶湧,只好作罷。

•女伴落水十小時 才報警

距離車子落水的十小時之候,泰德•甘迺迪才報警。等到警方獲報抵達現場,柯佩契尼的屍體剛好也被找到了。當時參加搶救行動,並且親手將柯佩契尼屍體從車內移出的潛水夫法拉爾(John Farrar)後來回憶說,研判柯佩契尼是在車子落水之後隔了一段時間才因窒息而死,而不是立即淹死,她卡在狹小的車內數小時之久,可能靠著非常有限的空氣生存了一陣子。

車禍發生後一周,遭到車禍肇事逃逸罪名起訴的泰德•甘迺迪向法院認罪,獲得法院從輕量刑,判處坐牢兩個月,但得以緩刑。泰德•甘迺迪的辯護律師團對媒體表示,法官本來就應該對泰德•甘迺迪網開一面,因為他為人正直,操守良好,名譽頗佳,而且還很年輕。

泰德•甘迺迪則發表公開聲明,強調自己並沒有酒後開車,跟柯佩契尼之間更絕對沒有外界傳得沸沸揚揚的「不道德行為」。至於最受爭議的拖了十小時才報警,泰德•甘迺迪則說,這麼做確實無可辯白,只能說當時真的非常慌亂,內心百感交集,充滿「悲傷、恐懼、疑慮、疲憊、慌張、困惑及驚訝。」

不過,後來曝光的調查報告內容顯示,跡象證明泰德•甘迺迪開車過橋時,可能並沒有好好開車,而是粗心大意。

原本被認為有機會角逐總統大選的政壇明星,經過這次意外,聲譽嚴重受創。車禍之前,泰德•甘迺迪是擁有全國知名度的甘迺迪家族人物,許多民眾看好他可以繼承二哥、三哥未完成的志業,讓政治世家繼續壯大,出現另一位年輕有為的「甘迺迪總統」。

泰德•甘迺迪(後排中)主持兒子婚禮。 (Getty Images) 泰德•甘迺迪(後排中)主持兒子婚禮。 (Getty Images)

回顧車禍出事的五年之前,泰德•甘迺迪尋求麻州參議員連任,開票結果是獲得75%得票率的亮麗成績。出事後的一年多,雖然泰德•甘迺迪再度連任,但得票率已下跌至64%。

•白宮之夢 終究還是放棄

不管是1972年或1976年的總統大選,泰德•甘迺迪都沒有參加,直到1980年決心參加民主黨黨內初選時,當時的民主黨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則常常拿查帕奎迪克島來作文章,提醒選民這場車禍意外。泰德•甘迺迪的白宮之夢終究還是放棄了,擔任聯邦參議員前後長達47年,2009年因腦瘤過世,享壽77歲。泰德•甘迺迪死後安葬於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與二哥與三哥長相左右。

泰德•甘迺迪擔任聯邦參議員長達40多年。 (Getty Images) 泰德•甘迺迪擔任聯邦參議員長達40多年。 (Getty Images)

即使在泰德•甘迺迪過世十年後,查帕奎迪克島車禍仍然有著讓外界疑惑的疑點,包括為何泰德•甘迺迪在車子落水後遲了十小時才報警、沒有柯佩契尼遺體解剖報告釐清死因,對於他與柯佩契尼關係總是語焉不詳。

「時人」(People)雜誌報導,泰德•甘迺迪1980年競選團隊一名助理回憶說,查帕奎迪克島車禍「就像一片永恆的烏雲」,時時刻刻盤旋在泰德•甘迺迪頭頂上。這名助理說,不管走到哪裡,民眾總是想問泰德•甘迺迪有關當年這起車禍的各種問題,而泰德.甘迺迪對於這種狀況,也是心知肚明的。

在2009年出版的《真正的指南針》回憶錄裡,泰德•甘迺迪寫著:「那晚在查帕奎迪克島的那場悲劇有如鬼魅一般,讓我這輩子天天受到折磨。在我人生當中,經歷過太多驟然與暴力的生離死別,可是這晚卻不一樣,因為這晚我是有責任的。沒錯,它是場意外,但卻無法抹滅我害了一名無辜女性喪命的事實。」

「時人」雜誌報導也指出,根據超過60名當年相關人士的採訪,查帕奎迪克島車禍的事實,可能與外界得知的狀況,頗有一段差距,包括1969年7月18日當晚一名派對參加者透露,當天柯佩契尼因為喝多了,身體不適,被一位化名「貝蒂」(Betty)女性攙扶到泰德•甘迺迪車子後座躺下休息,貝蒂後來也在小木屋裡睡著了,直到隔天醒來,才知道泰德•甘迺迪開車載著一名女子離開派對。

貝蒂聽說泰德•甘迺迪出車禍,焦急詢問柯佩契尼是否安好,卻沒有人知道泰德•甘迺迪把車開走時,後座躺著醉到正在熟睡的柯佩契尼。貝蒂對友人透露,甘迺迪家族得知後座有人之後,立即進入危機處理模式,當時已經有當地漁民發現有轎車翻覆於波查池塘了,消息已經無法掩蓋,因此泰德•甘迺迪只好報案。

柯佩契尼的表妹喬吉塔•波圖斯基(Georgetta Potoski)對「時人」指出,對於這起車禍的各種疑點,「我不相信已經獲得解答。」她說:「這當中有很多隱瞞手段,對於瑪麗•喬究竟是怎麼死的,卻無人在乎。我覺得,她的死永遠也不可能有正義得以伸張的一天,但如果能知道真相,至少可以讓我們內心能夠得以平靜。」

她說,如果柯佩契尼還在世,如今都已經快80歲了,或許都當祖母了,「如果我的生命裡不曾失去她,該有多麼美好。」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