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5998/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經濟衝擊 就怕「疫」直下去

保障人民的「菜籃子」是穩定經濟重要一環。 (新華社) 保障人民的「菜籃子」是穩定經濟重要一環。 (新華社)
一向熙來攘往的北京火車站,因疫情顯得冷清。出行乘客個個不忘戴上口罩。(路透) 一向熙來攘往的北京火車站,因疫情顯得冷清。出行乘客個個不忘戴上口罩。(路透)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中國旅遊、娛樂及交通相關行業,業者叫苦,但讓經濟專家更憂心的是,如果疫情持續超過半年或以上,中國乃至全球經濟都將出現不可逆的後果。

相對於以往熱鬧的元宵節,今年位於北京豐台區的一家萬達廣場門可羅雀,商場內,美髮店、美容店等多個店舖尚未營業,而開業的門店內,除了戴著口罩的店員,許久看不到顧客;蕭條的景象也出現在多家大型購物中心。

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讓本該是全民消費的春節黃金周按下了暫停鍵。

需求在 消費怕受限

對於線下消費而言,人口流動的管控無疑是災難性的打擊。以餐飲、娛樂、住宿、旅遊和交通為主的服務行業更是遭到重創。提前半個月預訂的年夜飯遭到退訂,早已備好食材的餐飲企業遭受巨大虧損;春節檔、賀歲檔在臨上院線前紛紛撤檔,全中國很多影院暫停營業,收入慘澹;全國鐵路、道路、水路、民航發送旅客估較去年同期下降近73%;截至1月31日,攜程1月27日至2月29日的全球團隊遊、半自助、定製遊訂單等旅遊計畫基本已免費退完。

「目前中國消費減少並非是沒有需求,而是由於滿足需求的渠道受到抑制,使得需求進行了轉移或推遲。」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陳道富分析,由於號召各自在家隔離,大家都減少了不必要的出行,除了滿足生活必需的商品和用於日常防護消毒的醫療用品等剛性需求,其餘的線下消費大大減少,或轉到線上。

然而,線上消費同樣遇到阻力,隨著疫情的擴大,交通和物流受到限制,即使在同城,一些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為外賣和快遞的配送帶來困難。面對消費下滑,陳道富認為,在保障疫情防控環境的前提下,仍可以出台政策,完成消費行為的循環。

疫情爆發後,很多健身機構暫時停業,面臨很大的資金鏈壓力。「在健身行業,房租是最大的成本,現在很多健身機構都在和物業協商,如果協調不了,這些機構估計兩個月左右就會倒閉。」廣州健聯科技營銷副總劉亞萍擔憂地說。

休業多 資金怕斷鏈

「由於疫情導致需求突然收縮,一些餐飲、旅遊、住宿企業不得不處於休眠狀態。」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表示,對這些企業來說,疫情產生了「斷崖式的影響」。雖然目前第三產業和第一產業受疫情影響更為直接,但劉尚希更擔心的是第二產業,「疫情對於第二產業的影響非常大,甚至導致整個宏觀經濟增速下滑,加大經濟進一步下行的壓力。」

「這些企業實際上正處於一個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劉尚希表示,一方面,由於復工困難,企業遲遲無法開工;另一方面,物流不暢也對供應鏈和產業鏈產生影響。此外,由於公共風險導致成本不斷上升,工人復工的意願可能淡化,導致企業開工不足,一些產能就會閒置致成本上升,無法完成訂單也可能帶來違約成本。

「在當前的疫情環境下,對企業來講,最重要的就是資金鏈問題。」劉尚希表示,財政金融已經出台了貸款貼息等多個政策,關鍵在於落實。」

在陳道富看來,面對疫情,貨幣政策能為企業提供相對寬鬆的貨幣環境,「短期內,需要一些救助性的政策來平衡對企業的影響,比如透過減稅或補貼等。」但劉尚希認為這樣的政策並不現實:「這完全是照搬非典時期的營業稅減稅政策,但現在的情況和2003年完全不同。」

財政緊 減稅怕無效

劉尚希表示,現在的疫情只是短暫的衝擊,沒有必要採取普遍減稅的辦法應對,但要針對特定行業、特定企業減稅。且這幾年大規模減稅降費,各地財政吃緊,此時再大規模減稅降費不現實。他認為,比起減稅,補貼更能發揮作用。

「除了政府,企業也應積極自救,如何在符合疫情控制的要求下進行必要的生產,進行快速的轉型,透過互聯網、物流等方式減少虧損,根據特殊時期的需求創造一些收入,減少損失。」陳道富認為,不同行業的困難和需求各不相同,行業協會應發揮作用,快速了解本行業的需求,傳遞給相關部門,爭取政策的支持。

從拉動GDP增長的三駕馬車來看,疫情已經對中國國內的消費和投資產生了巨大影響,而隨著疫情的擴大,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也充滿了不確定性。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中國爆發和向全球擴散是2020年不期而至的黑天鵝事件。」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對外貿易研究所副所長竺彩華表示,「對中國來說,除了防控疫情本身需要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最重要的是國際和國內層面限制人口流動帶來的直接或間接影響。」

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將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儘管世衛組織不贊成甚至反對對中國採取旅行或貿易禁令,美國卻在隨後發布了對華旅客採取限制措施的聲明,引發了幾十個國家跟風採取類似的限制措施。

疫情燒 出口怕轉單

竺彩華認為,由於對人口流動的管控,疫情首要衝擊的是以運輸、旅遊、餐飲、娛樂等服務業為代表的第三產業,但由於中國是服務貿易逆差國,所受影響相對有限,「如果疫情能夠在第一季度得到有效控制,就像2003年的非典,對外貿只是產生暫時的影響,對全年經濟增速影響有限。」

受疫情影響,中國外貿企業眼下正面臨開工延期、按時交貨困難窘境,但由於其他國家的供應商很難在短期內快速增加產能,因此還不會出現大量訂單轉移現象。即使製造業出口受到一定影響,對中國整體經濟的衝擊也十分有限。

「短期內,政策重點應該在於幫助外貿企業,尤其中小企業渡過難關。」竺彩華表示,一方面,幫助企業應對因疫情不可抗力事實導致的不能履行合同的責任;另一方面,要讓那些在無疫情情況下健康經營的外貿企業存活下來。

「如果疫情持續超過半年甚至一年以上,對於中國經濟乃至全球經濟將會出現一些不可逆甚至難以應對的後果,比如訂單轉移和製造業加速流出中國,也難保有國家對中國產品出口採取限制措施,這將會對中國外貿和經濟帶來沉重打擊。」因此,竺彩華表示,無論從短期還是中長期來看,當下最重要的政策就是控制疫情。

「我們不能只寄望於疫情在很短時間內就得到控制,而是需要做各種預案,把情況考慮得嚴重一些,複雜一些,可能在應對經濟的過程中會更加遊刃有餘!」陳道富認為,經濟的核心是使得整個的經濟資源能夠良性運轉。至於GDP增速具體是多少,是否能夠保6,反而並不重要。

(中國新聞組整理)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擴散,衝擊中國經濟,一些民眾擔心外送餐飲不衛生,已減少訂購外送餐。圖為一群外送員戴口罩聚在一起等著接單。(美聯社)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擴散,衝擊中國經濟,一些民眾擔心外送餐飲不衛生,已減少訂購外送餐。圖為一群外送員戴口罩聚在一起等著接單。(美聯社)
防疫期間,醫療用品需求大增。圖為河北省秦皇島市的醫療設備生產企業開足馬力生產,全力保障市場供應。(新華社) 防疫期間,醫療用品需求大增。圖為河北省秦皇島市的醫療設備生產企業開足馬力生產,全力保障市場供應。(新華社)
擔心被感染,很多人不出門了,即使以往熱鬧的北京王府井街也幾乎沒遊客。(中央社) 擔心被感染,很多人不出門了,即使以往熱鬧的北京王府井街也幾乎沒遊客。(中央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