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594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第一次做義工

我移民美國已經生活了五年,每次回國探親時都會有親友問我,對美國平民百姓最深刻的印象是什麼?我毫不猶豫地回答,美國人熱中於做義工,令人難以忘懷。

在美國,男女老少都有做義工的經歷。在公共場所、公益單位,時時處處都能見到勤勤懇懇的義工,一絲不苟地做著他們可能在自己家裡也不一定做的事情。據美國慈善組織的一項調查說,半數美國人平均每年花在做義工上的時間大約有一百個小時,這相當於在美國一點五億成人中,每三到四天就會去做一小時的無償義務社會服務工作。

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就在今年一月我邁出了第一步,來到溫哥華水資源教育中心做義工,除了感到新奇,心裡還一直莫名小小地激動著。

上午九點半,我們全家三人和所有的義工一起,聽完簡短的介紹,領了垃圾袋垃圾桶、塑料手套和工具夾子,在兩名工作人員帶領下來到哥倫比亞河畔,參加這次「愛我生命之源」的淨灘活動:清潔沙灘,拾垃圾,防止海鳥、海洋生物誤食不該吃的東西,保護水資源的環境。

參加活動的四十多人中,以家庭為單位的居多,年齡從六、七歲的兒童到七十多歲的白髮老人都有,還有一個家庭主婦,背著襁褓裡的嬰兒也來做義工。

乍眼望去,這白花花一片漂亮的沙灘,哪裡有垃圾呀?當看到其他的義工們輕車熟路,迅速在沙灘上找尋垃圾時,我也瞪大眼睛、認真搜索、開始全身心投入做一個沙灘清道夫的行列中去。我有樣學樣,看到他們有的站在沙灘上,手持拾垃圾的夾子在沙子裡扒出了碎玻璃、塑料袋、瓶蓋等物品;有的在岸邊矮小的樹叢中找到了隱藏的啤酒瓶、海綿拖鞋和塑料泡沫;還有兩個中學生,竟然找到了一支注射針頭……。

突然,我像大海撈針一樣,發現了被淹在水中的一塊鋒利的玻璃瓶碎片,我十分高興地夾起放入垃圾桶中。接著再接再厲,又找到了包括各種塑料製品和毛巾衣物在內的一大桶垃級。

兩個小時在不知不覺中度過了,當我看到堆成小山一樣的垃圾戰利品時,我又高興又震驚,高興的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收穫不少,震驚的是竟有這麼多垃圾!

當我在現場參觀水資源中心後,看到怵目驚心的圖片和背後的數據才找到了答案:原來每一分鐘都有數以萬計的廢棄物,從下水道、溪流、河口等渠道,被沖刷進大海。於是透明的塑料袋、五顏六色的瓶蓋等等,被誤認為是浮游生物,吃進海鳥和大魚的肚子。而那些在海裡裂解的塑料碎片,在陽光與鹽分的侵蝕下碎裂成更小的微粒,分解再分解,細微到人類肉眼都看不見,透過食物鏈再一次回到人類的餐桌上,造成十分可怕的破壞性環境污染。

原以為只是一場普通的撿垃圾行動,沒想到給自己造成內心衝擊。其實今天,我們是在用行動共同護衛這生命的起源。雖然我無法改變一個世界,但是我可以做我自己!義工,我邁出了第一步,我相信也會繼續堅持走下去,繼續為社會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