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593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自我隔離

源於湖北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不僅使中國大陸民眾忐忑不安,也使得在國外的華僑華人同樣揪心。而今海內海外採取各種方法、各種措施,大家有著一個共同心願,希望將疫情盡快壓下去。

在中國、美國兩地開有公司的安先生,兩個子女自從大學畢業,兒子在波士頓、女兒在費城工作,平時難得回西雅圖一趟。故而每逢中國農曆春節,安先生按慣例與太太返老家廣州過新年,鼠年也不例外。在春節前夕聞得疫情緊張,打算改好機票回程。

安先生和安太太未曾與武漢人有過任何接觸,可防疫要求說得最清楚不過,疫病潛伏期三至七天,最長十四天,個別染病者不見得發熱咳嗽。由廣州返美國,搭機十多個小時,有誰敢保證同機沒有病人?想一想不免讓人心悸。究竟選擇提前回美國,抑或留在廣州過完年再說?一下子使安先生與安太太愁眉苦臉,寢食不安。掂量來掂量去,擔心在廣州耽誤時間過長,美國這邊公司生意有損失。無奈之下,兩人還是決定踏上歸途。

在機場經過體檢,坐在登機口等候上機,安先生打電話給我,告知回到美國的具體時間。這些年來,作為安先生好朋友,只要他們搭機回美國,基本上由我往機場接機。我想都不想說:「好的,我到時開車接你們。」那邊安先生不假思索,一口拒絕:「不用接機,這次千萬不要來接機!」我疑惑:「難道你安排別人接機了?」安先生直截了當說:「沒有安排他人,出租車我們也不坐了。」我驚訝:「不用人接機,也不坐出租車,你與安太太走路回家?」

由機場到安先生住家至少二十英里,何況夫妻倆各有托運行李兩件,加上隨身一件拖箱,什麼時候才能走到家裡?安先生笑著說:「放心,我與安太太不用走路回家的。」他對我解釋,說他坐在登機口細心斟酌,覺得要保證自己包括他人安全和健康,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便是他與安太大一下飛機,即刻按防疫要求,自我進行為期十四天的居家隔離觀察。

我禁不住讚一聲:「安先生,你的決定正確!」我仍有猶豫,「由機場回到你住家,這段路又該怎麼辦?」安先生說:「你負責駕駛我住家車庫那台小車,再叫上朋友駕駛另一輛車來機場。」他又一次叮囑我,要我將他那輛小車停在機場路段,即可坐上朋友小車離開,之間不用接觸,他會駕駛他那輛小車與安太太回家。

次日上午,安先生與太太步出機場,我隔著一段距離舉手指指停妥的小車,安先生揮揮手說再見。在平日,小車在機場路段停放稍許,即有警察大哥走近要求立即離開。當日我對警察打手勢簡單說明,警察點點頭,對著那邊的安先生豎豎大拇指說聲:「OK!」目送安先生與太太駕車走遠,我也與朋友離開機場。

安先生與太太自我隔離,足足十四天不出住屋半步,每天透過手機、微信遙控指揮公司操作。每天我都會打電話過去,詢問他與安太太身體狀況,聽他笑聲爽朗:「平安無事!這次自我隔離,過日子確實很悶,為了自己也為他人安全和健康,非常值得!」

第十五天,一大早安先生給我打電話。他歡樂地說:「飲早茶吧,開心過好每一天。」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