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573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跑馬地媽姐街

跑馬地是港島舊跑馬塲背後一片山坡地區。成和道從黄泥涌道交滙處開始蜿蜒上升,山坡上满布著風格各異的洋樓。洋樓裡的居民大多是香港的菁英,例如醫生、律師、高级公務員等,多數家庭都雇用女傭。上世紀三十年代順德縣一帶的繅絲業式微,爲了維持生計,很多女人就離鄉背井去南洋或港、澳等地當女傭,形成一個獨特的行業「媽姐」。

1971 年我初到香港時,就住在位於跑馬地半山比雅道姨媽家裡。姨媽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抗日戰爭勝利後定居香港,任職於香港警務署爲高級秘書,她一直保持單身。我見到姨媽時,她巳經退休,和一位服侍了她十幾年的女傭玉姐,住在一個四房兩廳,二千平方呎的單位裡,這是香港政府平價賣給高級公務員的居所。那時姨媽的健康已經每況愈下,我的到來,除了逗姨媽開心,還爲玉姐分擔了一部份的家務。玉姐是順德人,五十多歲,煮得一手好餸菜;丈夫早逝,鄉下還有她兒子一家四口。玉姐的人工是每月五百元,但她很少花錢,大部分的錢都定期寄回鄉下給她兒子作家用。

每天早上起床,服侍姨媽吃完早餐後,我便跟著玉姐走成和道下山買餸。到達山腳後,會先到「媽姐街」逛逛。媽姐街與街市相對,是一條短短的、只有幾戶人家的崛頭巷,有那麼一小群人,在這裡專門做媽姐們的生意,提供適合她們的商品和服務。跑馬地的居民都叫小巷做「媽姐街」,而忘了它原本的街名了。

一位老先生放了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在街口,桌子上的小木板上工整地寫著「家書五元」。

我們每次經過,都會見到一位媽姐坐在椅子上忘情地講,老先生用圓珠筆在信紙上擦擦寫。老先生眉宇間,透出一股書卷氣。我猜想,老先生是個有故事的人。

約十多個攤位在小巷裡排開,貨物都擺在馬路上的大幅帆布上。有賣髪油、木梳、髻網、針線的,有賣各種豆類和花生的,有賣各種尺碼黑布長褲的……我和玉姐最喜歡幫襯那個賣便宜布頭布尾的攤販。玉姐教我把買回來的一幅布摺疊起來,縫成一個布袋,內裡放上兩斤眉豆或花生之類食品,寄給大陸的親人。他們可以用縫成布袋的布做一件襯衣。

街尾行人道上的一個角落,擺了一張小木桌和兩把椅子,檔主是一個穿唐裝衫褲,稍胖的中年女人,她做的是給媽姐們「絞面」的營生。每次經過她的檔,都會看到一個媽姐坐在椅子上,臉上塗了一層白粉;檔主和媽姐打對面坐著。只見檔主拿著一根長長的絲線,中間用一隻手拉著,兩端分別繫在另一隻手的拇指和食指上形成又字形,絲線在客人的臉上絞來絞去以除掉汗毛,動作乾淨俐落,令我嘆為觀止。

玉姐和街上的媽姐們都很熟絡,大家互相交談,說說家鄉事。玉姐告訴我,她們大部分是自梳女(終身不嫁)。姨媽在幾年後去世,我和玉姐便失去了聯繫。八十年代開始,菲律賓女傭大批走進了香港的家庭,像玉姐這種忠誠,專業的媽姐,便逐漸消失。今天,媽姐街只能成了香港歷史文化中的一幅風景畫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