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520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是4250部隊的

「文化大革命」高潮期間的一九六八年,我從南京大學畢業,被分配到有江蘇西伯利亞之稱的窮鄉僻壤濱海縣。剛分配到那裡的大學生們,都住在招待所裡。

某日,我們接到通知去縣革命委員會的會計室,領取第一個月工資。回到招待所,來自不同高校的「臭老九」們聚在一起,各自把緊緊攥在手裡的人民幣四十二點五元,數了一遍又一遍。生平第一次領到工資,激動的心情溢於言表。

有個大學生冷不丁冒了句:「從今後我們就是四二五○部隊的啦!」其他人紛紛附和,而由中等專業學校畢業的也應聲說:「那我們就是二九五○部隊的啦!」原來,中專畢業生的工資是每月二十九點五元。

從此以後,這個四二五○部隊與二九五○部隊的番號,就不脛而走,成了我們這些大學生與中專生對自己的幽默稱呼。

為什麼我們要給自己起個部隊番號呢?當時解放軍的番號是四位數,例如以毛澤東的禁衛軍而聞名的中央警衛團,番號是八三四一部隊。文革時毛澤東發布最高指示,要全國都學習解放軍。我們給自己起個部隊番號,也算是學習解放軍吧?

時隔不久,分配到其他地方的同學來信,說也領到了工資,大都與我們相同,有的卻比我們高。有人不明就裡去會計室詢問,才知道同樣的級別,在不同地區的工資是不同的。當時,以各地的自然條件、物價水平、生活費用水平以及交通狀況,由低到高分為十一類工資區。以一類地區為基準,每高一類,工資增加大約百分之三。南京、杭州、武漢為四類地區;北京、天津、瀋陽為六類地區;上海、西安為八類地區。濱海縣屬三類地區,工資當然比大城市低得多。

我被分配到工廠接受工人階級的「再教育」,才知道工人們的工資比我們還要低。他們作為學徒工進廠時,每個月只拿十八元工資,轉正後也不過二十多元錢。文革期間工資凍結,更沒有獎金,他們這點點工資一拿就是好幾年。我們這些「受教育者」的工資,反而比「教育者」高,感覺有一點不好意思。

我們被工人們稱為「小富翁」,不過時間長了,發現工人們的實際生活水平與我們差不多。工人們家在農村,有自留地種菜,還養雞,每次回家都帶來不少吃的;而我們這些四二五○部隊的,需要任何東西都得花錢買。

我們當年這點工資,如今看來實在太低。不過那時候既沒有旅遊,也沒有高檔家具,娛樂只限於每月看一次電影。當時最大的開支就是一日三餐,而食物價格相對低廉。一九六○年代,我們那裡每斤大米零點一三元,雞蛋五分錢一個,每斤豬肉零點六四元,白菜每斤只要二分錢,到飯店吃碗陽春麵只要一角錢,牛肉麵也只要三角錢。

到了一九七○年代,物價略有上升,每斤大米也不過零點一五元,每斤豬肉零點七元。我們四二五○部隊的這批人,陸續結婚生兒育女,因為生活簡單,還勉強能應付。

按規定,四十二元五角是大學畢業後的臨時工資,一年實習期滿就該轉正。可是由於文革,我們這批大學生竟在四二五○部隊服役了九年之久,直到毛澤東死了,文革結束我們才得以轉正。在行政部門級別定為二十二級科員;在部隊是正排級;我在工廠則定為技術員。

更重要的是工資也得以調升,不過同樣大學畢業,轉正後的月薪還是有地區差別,八類地區如上海為六十五元,六類地區如北京為六十二元,四類地區如南京為五十八元,而我在三類地區只有五十一元。

改革開放後,這帶有濃重計畫經濟色彩的十一類工資區被破除,工資節節上升。我們當年自稱四二五○部隊,其實是以人民幣的最小單位(分)來計量的,即只有四二五○分。如今,大學畢業生的月工資翻了百倍,達到四二五○元的比比皆是,他們才是名副其實的四二五○部隊。

當然,隨著工資的提高,半個世紀來物價也水漲船高,翻了幾十倍甚至百倍。我們當年那點工資,現在恐怕只夠吃一碗牛肉麵。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