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519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出差記趣

一九六七年早春,我出差購置化驗鋼鐵、車軸潤滑油等儀器和設備,當時實行計畫經濟,凡此機電產品需向鐵路局申報,在全國年度訂貨會上預訂;即使三類的,也得憑本地證明購買。單位領導知我在多地有同學,為解急需,派我前往試以「人託人」途徑求購。

我首赴黑龍江省會哈爾濱,於傍晚到鐵路招待所辦理入住手續。彼時規定,普通職工住宿標準為每天八角錢的四人間,女服務員帶我打開房門,說:「這是個『高間』,住宿費原先每天一元二角,而且處級以上才能住,科級以下的,即使自掏腰包多付,還不夠資格呢;不過現在『破四舊』了,老規矩廢除啦,一律八毛錢。衝你是膠東老鄉,享享處長待遇吧!」

我掃一眼這單人間,沙發、辦公桌、檯燈、大衣架、高鏡子,一應俱全,尤其還有廁所,於是連連道謝。

雖說旅途勞累,夜半卻仍未入眠。原來呀,這「處座」檔次的臥具,乃是我久聞其名卻從未謀面、更沒親歷的鋼絲床;從小睡慣硬板,實在難以適從。翻來覆去,無奈只好打擾正在休息的服務員,將我調換到大間;為表歉意,我自嘲是「賤骨頭」不開竅,沒福氣享用。

採購獲收,轉赴吉林省會長春、遼寧省會瀋陽,之後南下天津、湖北省會武漢;公事既畢,傍晚抵達湖南省會長沙。豈料,到了鐵路招待所,只見門外及大院裡邊人層簇擁,昏暗燈光映著清一色身著黃軍裝佩戴紅袖章的年輕人。

我頓有所悟,想必這就是為「點革命之火」而進行「革命大串聯」的「紅衛兵」。顯然此處難住,但按規定應索取其開具的滿員證明,方能報銷路外旅館的住宿費;可眼下這陣勢,連大門都擠不進去,談何開證明?再說這裡爆滿,別處更不消說,開上證明也白搭!

一籌莫展,忽地想起一招,於是趕緊跑到就近火車站,見候車室裡「列車到發時刻表」顯示,馬上就有一趟北上開往株洲方向「站站停」的慢車到站。依據規定,鐵路公用免票持有者在夜間乘車超過七個小時,有權使用臥鋪,而我剛好具備條件,於是利用「臨時定期」免票的優勢,上車後辦理臥鋪,睡了個整宿,次日早晨到達株洲;沒出站,就地換乘北京開往廣西憑祥的五次特快,不到八點鐘便返到長沙。這般「會跑的招待所」,令我由衷感嘆「天無絕人之路」!

當晚離湘,輾轉到了上海。壞事兒!忽地察覺,所帶全國通用糧票(憑單位開具的出差證明,到糧食局兌取)快用光了!那時出省,這絕對是「命根子」。由於延遲了在外時間,竟導致「斷糧」風險。於是,我便到兄弟單位辦妥採購事宜之後,立馬求助解決糧票問題。

彼時人際多有信賴,關係普遍善待。我攜有若干自書的「針對性」以及「靈活機動」乃至空白、統統蓋了公章的介紹信,便取出一紙寫著「我單位某同志到貴處出差,若遇困難,深望協助解決為盼」的信,對方問有什麼困難?

我如實說,他們馬上紀錄鐵路內部長途電話,兩個多小時後接通,只聽那邊回話:「是的是的,確有這麼個人正在出差!」

正如一位偉人所言「手中有糧,心裡不慌」,我底氣十足地去了杭州,又經浙贛線到南昌、廣州等地;這趟為期一個多月的差事滿載而歸,單位領導頗為滿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