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419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曾為總統上過菜(中)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他曾經思考過為了目標,需要付出多少代價,甚至一再重複地告訴自己:唯有歷經苦難的磨練,才能通向不凡。但從來卻也沒有想過若成功是如此輕飄飄的容易,他的一切理想都建立在虛幻的基底,來自一場毫無道理幸運的美夢,生命彷彿根基於虛假的輕盈中。

他決定先睡去,把問題拋給明天的自己。

「這篇作文幫老師修改一下可以嗎?說實話,有些不重要的東西可以不要寫,你應該把焦點放在重要的事情上。比如說,你曾接待過總統,這是文章裡發生最重要的事,就應該做為整篇作文的核心下去寫。像是沒什麼意義的生平概要,能省略就該盡量省略。」

「如果可以的話盡快改好,我再給你一張稿紙。寫完之後,我會做為佳作,幫你交給校長,下次朝會以本校楷模的身分上台朗誦。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都盡可能跟老師說,老師一定會幫忙你。」

他拿著一張全新的稿紙,離開導師辦公室。辦公室裡冷氣開得極強,踏出門外仍殘留皮膚表面,有如驅趕不走的蠅蟲,他想,才發現臂膀上的肌肉繃得死緊。

回教室的路上,沿路遇到的人群竊竊私語著,細碎的聲音不時夾雜笑聲。內容他大概也都明白,大致上跟報紙上吹捧的形象有關,與現實中的他相去太遠。

為總統上過菜後,他偶爾也會想過,人的形象究竟是依託什麼存在。他在任何媒體管道,見過總統面容不下百次。依頻率來講,還遠較不熟的朋友多許多,然而在真正接觸本人後,卻無比陌生。似乎當你以特定形象被廣泛認知,個人形象就被獨立於本人之外。

對於大眾而言,被創造出的形象取代原有的個人形象,做為一個群體的概念存在。人們並不在乎真實的過往人格與構成,而是鑒於他們所認知的概念接觸。那他所遭受的狀況就能夠解釋,他們從未認識他,從此也將所有認知投射於他們自己所創造的形象。所有稱讚、批評實際上與他無關,只是在同他形象之上的幽靈溝通,而他僅不過是個不朽概念的回聲筒。

教室裡如沸騰的鍋爐,悶熱壓縮著躁動的情緒。他走回座位,座位附近的聊天團體都下意識放低音量,偶爾對上眼也迅速避開視線。他悶悶地閉上眼趴睡,感覺著身體裡每一絲水分在蒸籠般熱浪下滲出體表,蒸騰、昇華,只在體表留下一抹難聞的氣息與黏膩的觸感。

鐘聲敲響過幾次,任課老師也換了幾輪,始終沒有人嘗試叫醒熟睡的他,猶如那個位子上不存在著任何人。

他醒來時天色已黑,教室昏暗無人。操場上抱隊打籃球的吆喝聲穿過整個寂靜的校園,各科老師辦公室還有兩三間是亮著的。學期考剛過,沒有學生願意留下自習,走廊渾黑一片。

他踩著有些發麻踉蹌的腳步,打開教室燈光。陡然接觸光線,眼睛有些刺痛,飢餓感不是那麼嚴重。他用手機查詢新聞那天的報導,攤平作文紙開始抄寫:

時間是日頭炎熱的午後,我顧著餐廳一邊念書。我的夢想是考上一間好大學,然而我的大部分時間要協助臥病在床的母親維持生計,因此得更加運用零碎的時間。

總統是接地氣地步行過來,點了幾盤菜與一碗魯肉飯,總價格在一百元以內,由此可看出總統的生活方式尤其節儉。在用餐的過程中,總統和善地招我同他聊天,向我問了些青少年政策的問題。在得知我的家庭狀況後,總統堅定地向我承諾,他會盡可能推動貧困青少年家庭的幫助,務必要讓所有孩童都不須背負過重的壓力讀書學習。

用餐完畢後,即便外頭正炎熱,總統還是心繫政務,不畏熱浪帶著笑容面對。在這次寶貴的經驗中,我學習到了很多,也激勵了我的決心。

「我曾為總統上過菜,這將做為我向夢想前進的動力」……

我有這麼說過嗎?他仔細回想,發現並不能確定。如果所有人都認為這句話由他所說,那勢必只能是他曾說過。與廣泛的認知相比,他的記憶太過曖昧不清。(中)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