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419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再說一次我愛你(一一)

她自己當了白老鼠。她打算親自和虎鯨說話。

沒人真正知道她決定這麼做的原因。起初,也沒有任何人發現此事。

「那年冬天,我和初戀女友分了手。」Mike Morant說:「耶誕夜我喝得爛醉,福至心靈撥了通電話給母親,居然接通了。她說可以給我十五分鐘。我跑到她的實驗室,一個街區外尚且亮著兩棵大耶誕樹,路邊一隊隊笑鬧著的年輕人和送福音唱聖歌的小朋友們……但不知為何,實驗室門口一片漆黑,街燈故障,隱約的青白色微光像將散未散的霧。我的母親在黑暗中向我走來,她看著我,視線卻彷彿穿透了我的臉、我的眼睛。我第一次在她面前失控,質問她為何忙著和她的動物溝通卻不想跟我說話。我崩潰大吼,說,我知道那些虎鯨是你的孩子,但我同樣也是你的孩子、你的親人啊……

「她說了些很奇怪的話……」2170年2月,我陪同Mike Morant重回現場,於事件過後十九年,再訪Shepresa團隊位於美國西岸華盛頓州橡港(Oak Harbor)的實驗室。實驗室本身已遭廢棄,原先屬於虎鯨、連通著北太平洋的大池已被抽乾,自上方俯視,落葉與塵土棲居其中,細雪正緩緩沉降,像一個因過度清寂而橫遭中止的妄夢。

「她似乎心不在焉。她說,說話對人很重要嗎?愛或親密,對人類而言很重要嗎?……人們一直在索求著的,到底是什麼呢?」

四下寂靜,我們空洞的腳步迴盪在空間中,水光在Mike Morant的瞳孔中無聲明滅。「然後,就在那彷彿籠罩著全世界所有暗影的街邊,她伸出手撫摸我的臉。我突然打了個寒顫,因為那指尖如此冰冷,全無體溫,幾乎完全不像人類……」(一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