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400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迴響

記得三十四年前,年近不惑的我,初來乍到,懷鄉至極,只有拚命爬格子,以解鄉愁,直到二○○一年父親術後併發血栓驟逝,才因悲慟欲絕而停筆。去年在妹妹不斷的鼓勵下,我重拾禿筆,投到家園版的第一篇文章「為房子瘦身」,就被久未謀面的老友一眼識出,專門致電求證。我好奇,自己隱姓埋名,她怎看出端倪的呢?她說:「房子買在有名的初中對面,先生又得大腦積水,肯定是妳囉!」久未聯繫的老友,因此藉機暢敘別情。

我寫的媽媽多年老友「王媽媽」,刊登在上下古今版,因為住在西岸的王媽媽訂閱的世界日報常常不能準時寄來,她自己還沒看到,反倒是每天買報的朋友先看到了,連忙致電告知她上報了,兩個老友免不了好好煲了會兒電話粥。後來,妹妹跟進了一篇描述王伯伯的文章,也被她的朋友識破,王媽媽還不忘美言:「她們兩姊妹輪番上陣,當年可都是我們那個眷村的學霸」,真是言過其實了。

熱中閱讀的王媽媽雖然自己不提筆,但博學強記,出口成章,我跟妹妹過去寫的文章內容,她都朗朗上口,如數家珍,尤其有關母親的,每讀必流淚。她說,好想寫一篇「再也撥不通的電話」。善解人意的妹妹為了安慰她老人家,得空就代替媽媽致電問候,結束的時候,王媽媽總會鼓勵我們「報上見」。就這樣,世界日報超越時空,把分居東西兩岸的我們,跟母親的摯友緊緊繫在一起。

多年前,我寫過故鄉省女中二三事。有次紐約教育局教師研習會上碰到一個中英雙語教師,她不但來自台灣,還是我女中的學姐,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她特別提起,「前不久還在家園版看到,有校友寫母校二三事」,知道作者就是敝人在下我之後,我們開心地好好細說從前一番。

那天聚會完,有個教友把我拉到一旁,悄悄問我,最近是不是在家園版寫了篇懷念母親的文章?她說,她一看就覺得人物似曾相識,再看一遍,更確定寫的是她所敬愛的「鄭媽媽」。她還要求在我們分組交通時,可否允許她朗讀一遍,因為大家都很懷念母親。

她說,雖然每天買世界日報,前一陣子先生住院,沒空看,但家園版一定保留,因為裡面除了描述親情友情之外,還有很多彌足借鏡的生活經驗談。感謝世界日報,開闢這塊園地,不僅豐富了海外華人的精神生活,更不知安慰了多少異鄉遊客寂寞的心靈。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