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365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凶悍又美麗(下)

聖彼得堡的夏宮彼得霍夫宮和宮前著名的噴水池。(萍萍.圖片提供) 聖彼得堡的夏宮彼得霍夫宮和宮前著名的噴水池。(萍萍.圖片提供)
俄國戰爭畫家的畫〈一將功成萬骨枯〉,曾被戰爭中的國家禁展。(萍萍.圖片提供) 俄國戰爭畫家的畫〈一將功成萬骨枯〉,曾被戰爭中的國家禁展。(萍萍.圖片提供)

俄國的文學和音樂也離不開戰爭。俄國世界名著《戰爭與和平》,以1812年的俄法戰爭為背景,書中幾位男性人物都是以從軍為榮的軍官,故事和話題也圍繞著戰爭轉。善寫浪漫柔美芭蕾舞劇的俄國古典音樂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也寫〈1812序曲〉來紀念俄國贏得俄法戰爭。據說,他寫完此曲後並不滿意,但卻最受大眾歡迎。

我到收藏俄羅斯繪畫最多的特列季亞科夫畫廊(Tretyakov Gallery)參觀,看了俄國戰爭畫家Vasily Vereshchagin(1842- 1904)的畫,震驚不已。他的畫〈一將功成萬骨枯〉(The Apotheosis of War)最有名,一堆人頭骷髏堆積如山,骷髏堆的上空,一群烏鴉盤旋,令人毛骨悚然。據說,此畫早早就被俄國政府禁展;1882年德國陸軍元帥「老毛奇」(Moltke the Elder)在柏林畫展看到此畫,也下令禁止德國士兵去參觀此畫;隨著,奧地利帝國也禁展此畫。其實,我個人感覺,俄羅斯人民有強烈愛國心和民族驕傲,加上長期在獨裁政治控制和熏陶下,人民縱使看了此畫,仍會聽從領導命令,視死如歸地為國奮戰犧牲。

俄羅斯民族有很奇怪的兩極性人格,會為國家民族犧牲性命奮戰,但不會為國家強盛或經濟發展貢獻一絲一毫力量。前述賣畫小販即為一例,霸凌觀光客於己和國家觀光事業,毫無利益,但他就愛霸凌,管他啥國家經濟。這也說明俄國士兵為何在戰場上難以屈服,但國家進步發展卻如老牛拖車般滯緩,俄國境內奇奇怪怪現象一籮筐。

該畫家還有一幅更駭人的畫〈他們勝利了〉(They are Triumphant),描繪俄羅斯在1865年併吞中亞突厥斯坦(Turkestan)的戰爭,畫中一群伊斯蘭教徒在清真寺前,把俄羅斯士兵的頭顱撐在桿頭上,狂歡慶祝勝利。我不知此畫是要激勵俄國人反擊,抑或宣揚戰爭的恐怖。我推測,好鬥的俄羅斯人看到此畫,絕不會退縮,一定會報復反擊,猶如他們後來報復波蘭人、法國人和德國人一般。

俄羅斯是個嚴肅的民族,街頭路人不笑也不睬人,但仍有幽默感,不過,都是黑色幽默。在博物館看到亞當和夏娃的裸體畫,導遊說:「俄國人會認定亞當和夏娃絕對是俄國人,因為全身無衣可穿,連一個蘋果都要兩個人分著吃。」看到KGB大廈,導遊問:「你們知道廁所衛生紙為什麼要雙層嗎?因為有人要收集副本。」

這是一個極端兩極化的民族,令人難以理解。

●血腥鬥爭的沙皇宮廷

凶悍的民族,是否需要有更強悍的領導者才能鎮壓得住?翻開歷史,俄國沙皇強勢者為數不少。宮廷歷史,勾心鬥角,廝殺無情,全世界都一樣,不足為奇。不過,沙皇宮廷內的鬥爭似乎特別血腥,毒殺事件屢見不鮮。導遊跟我們敘述沙皇歷史,屢屢提到下毒謀殺,導致後來語未結束,我們就問:「又被毒殺了嗎?」引得導遊尷尬大笑。

前述俄羅斯的第一位沙皇伊凡四世,凶暴殘忍,除了挖瞎建築師雙眼,晚年甚至用權杖把自己親生兒子兼繼承人活活打死。之後另一兒子繼承帝位,死後無子嗣,弟弟又離奇死亡,導致外戚奪權,謀殺和政變一再發生,終於引來波蘭人入侵,干涉皇位繼承,史稱「俄羅斯混亂時期」(Time of Troubles)。

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 1672-1725)是俄國英明沙皇之一,聖彼得堡即由其建立遷都的。彼得十歲即登基,成長後從異母姊姊處奪回政權,過程與軍事政變無異。他1725年死後,宮廷內為了爭奪皇位,政變謀殺事件頻頻發生,三十多年內共換了七位沙皇,男男女女都有,最後傳到女沙皇凱薩琳二世(Catherine II, 1762-1796)。

凱薩琳二世是俄國人崇拜的沙皇之一,她也是經由政變謀殺登上帝位。凱薩琳二世原名蘇菲亞,出身普魯士落魄王族公主,嫁給俄羅斯王儲彼得。聽說,她一到俄國即勤學俄語,在夜深人靜之時,仍抱著俄語書苦讀,為了保持清醒,還故意赤足在臥房內行走,因此得了肺炎,可見此年輕公主的堅毅個性。可惜王儲丈夫並不愛她。後來彼得登基為彼得三世,不到一年,即被凱薩琳二世政變奪權,彼得三世也被反對黨謀殺,比唐朝武則天女皇還凶狠毒辣。

這些千錘百鍊、流血鬥爭出來的沙皇,自然是聰明絕頂,善於治國治民。沙皇帝國因此逐步併吞鄰近小國,領土神速擴張,國家愈來愈強大,但也隱藏有內憂。

●階級與貧富兩極化

俄國國家徽章是一隻左顧右盼的雙頭鷹,代表國家領土廣闊,老鷹須左看亞洲、右看歐洲才能概括所有領土。我們像俄國老鷹,先拜訪東邊落後的西伯利亞地區,再細訪西邊發達的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大城及其附近古鎮。

從古鎮進入莫斯科城,馬上感覺完全不同景象,整潔寬闊的馬路,高樓大廈林立,與西歐大城無異,其實更為壯觀,跟城外狹窄壅塞的公路和低矮木屋相比,簡直是天堂地獄之別。顯然,俄國政府把國家所有資產都投資於這兩座大城,莫斯科是首都,聖彼得堡是舊首都,都是獨裁中央政府所在地,自然有特別待遇。莫斯科在蘇聯史達林時期蓋有七棟宏偉壯觀的摩天大樓,現分屬旅館、大學、政府機構等;莫斯科地鐵猶如地下皇宮,世界聞名;沙皇時期的克里姆林宮、聖彼得堡的冬宮夏宮和凱薩琳宮,其奢豪程度比西歐任何皇宮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此二城與俄羅斯其他小鎮相比,真是天壤之別。

我們到聖彼得堡的夏宮,又稱彼得霍夫宮(Peterhof Palace),和凱薩琳宮(Catherine Palace)參觀,每棟宮殿都是宏偉壯觀,美輪美奐,室內裝潢金碧輝煌,奢華無度,難以置信。北京紫禁城內只有一把龍椅,世世代代皇帝都坐同一把龍椅。我到聖彼得堡凱薩琳宮的博物館參觀,發現沙皇的座椅是一帝一椅,有多少沙皇就有多少王椅,每座王椅都特別設計,由黃金和貴重珠寶鑲嵌裝飾,極盡奢華,令人咋舌。

十八世紀,沙皇彼得大帝全力推行歐化政策,他要求所有貴族口說法語、身穿歐服、住歐式宮殿,接受歐洲教育,卻讓低層平民仍受農奴制度的剝削和禁錮。俄羅斯所有上層菁英都出身貴族,大詩人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 1799-1837)、寫《戰爭與和平》的大文豪托爾斯泰(Leo Tolstoy, 1828-1910)和大作曲家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 1893)等,都出身貴族世家,因為只有貴族才能接受良好教育,才能出人頭地。後來領導革命的列寧和史達林,才是農奴出身。貧富差距極端,俄羅斯會成為世界第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其來有自。

旅遊俄國回來,我仍無法理解,如此凶悍民族,竟會容許少數菁英獨裁統治剝削他們千百年。俄國領導者侵略他人成性,而凶悍的人民竟甘心受其驅使,離家拚死征戰,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者,唯有善用民族凶悍性去鬥爭侵略他國,才能避免強悍人民反對國內政府?俄國千年來的上位者,十分狡猾詭譎。(下)(寄自加州)

聖巴西爾大教堂前,抵抗波蘭入侵的十七世紀兩位戰鬥英雄Dmitry Pozharsky 及Kuzma Minin。(萍萍.圖片提供) 聖巴西爾大教堂前,抵抗波蘭入侵的十七世紀兩位戰鬥英雄Dmitry Pozharsky 及Kuzma Minin。(萍萍.圖片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