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2266/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9問新型冠狀病毒 比SARS狡猾在哪兒?

研發人員在四川成都一家生物基礎技術公司製作核酸提取試劑。(新華社) 研發人員在四川成都一家生物基礎技術公司製作核酸提取試劑。(新華社)
研發人員在四川成都一家生物基礎技術公司製作核酸提取試劑。(新華社資料照片) 研發人員在四川成都一家生物基礎技術公司製作核酸提取試劑。(新華社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疫情之所以讓很多人擔憂,因為在這場「戰疫」中,連「敵人」的底細都還沒摸清。那麼,關於新型冠狀病毒,我們究竟了解多少?其中哪些問題已經在科學界和醫學界達成共識,哪些科學知識和醫學常識能幫助人們打好這場戰「疫」?

●怎麼就盯上了人類?

「病毒會不斷『進軍』各種宿主,這個宿主可以是一個簡單的細菌,一個細胞,也可以是人類這樣複雜的生物體。」中國科學院腦科學與智能技術卓越創新中心研究員仇子龍說,病毒簡單來說就是「寄生蟲」,不依附於其他生物就沒法存活、沒法繁殖。

當一個病毒感染宿主細胞時,將走過六個步驟:吸附、侵入、脫殼、生物合成、組裝和釋放。首先是吸附,病毒通過「識別」宿主細胞膜表面特有的受體蛋白分子,來「盯上」目標細胞。然後開展侵入——要麼通過某種方式進入宿主細胞,要麼直接將遺傳物質注入宿主細胞之內。

接下來是脫殼,病毒的感染性核酸「脫下」蛋白質外殼,然後「馬不停蹄」地進行生物合成——根據基因指令,借助宿主細胞提供的原料、能量和場所,來合成病毒的核酸和蛋白質;緊接著進行組裝,新合成的病毒核酸和蛋白質,會組裝成子代病毒;最後是釋放,子代病毒釋放到宿主細胞外。

這一次來襲的新型冠狀病毒,其入侵步驟也是如此。

●比SARS詭異在哪兒?

中華預防醫學會感染性疾病防控分會常務委員兼秘書長、中山大學附屬三院感染科副主任林炳亮說,截至目前,人們對新型冠狀病毒的認識還很不夠,儘管科學家在一些機理問題上取得一些進展,但還有很多臨床表現尚未找到原因,如潛伏期患者具有感染性、無症狀患者也有感染性、某些患者特別是重症患者持續排毒時間較長等,都是其比SARS「狡猾」、「詭異」之處。

●人體如何反擊病毒?

中國免疫學會副理事長、中國醫學科學院基礎醫學研究所副所長黃波指出,人類的呼吸系統儘管是一個與外界相通的開放系統,但這個系統從頭到尾有多個環節,均部署免疫細胞「重兵把守」,防禦病毒入侵。

他說,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人體時,通過鼻腔和口腔進入到人體咽喉部後,將進一步蔓延氣管及更細的支氣管,進而到達肺泡。不過,這些病毒進入肺泡的每一步,都會遭到免疫細胞的「防禦」和「監視」。 

人體氣道表面的大部分細胞,都含有「像刷子一樣」的細長纖毛,這些纖毛表面還有能夠分泌黏液的杯狀細胞,這些黏液能夠包裹病毒,並依靠纖毛向上推動,經氣道從口腔內排出——這個過程就是人們日常所說的「咳痰」。當然,咳出的痰上,也就沾著不少病毒顆粒。

「如果病人出現乾咳症狀,則在一定程度上說明,病毒突破氣管、支氣管部位的防線,侵入到了肺泡,肺泡部位的免疫細胞,同樣會被激活。」黃波說,如此一來,一整套環節中的免疫細胞都會被激活,刺激體溫調節中樞,導致機體發熱。

這也是為什麼病毒感染後,人類會有發熱症狀,並成為一個驗證感染的關鍵指標。

●症狀為何輕重不同?

那麼,為什麼感染者會有不同的反應症狀?答案在於每個人體內免疫系統功能有強有弱。

黃波說,大多數年輕患者表現為輕症,正是因為他們的肺部上皮細胞狀態較為良好,對病毒入侵的天然反應迅捷有效。他們的免疫細胞功能完整、良好,即便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也可能不出現臨床症狀或者症狀非常輕微。

老年人的情況則不然,隨著年齡增長,人的機體功能開始退化,在應對病毒時,肺部上皮產生干擾素會「慢半拍」,產生的量也會少一些,這意味著,它們的免疫細胞釋放干擾素以及吞噬病毒的能力會有所下降,於是人體整體抗病毒能力下降。

「如果老年人還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基礎性疾病時,其免疫系統功能更是薄弱,抵禦病毒的能力更差,更容易被病毒感染。」黃波說。

「人的症狀輕重,也和入侵的病毒量有關。」黃波說,當病毒短時間內大量入侵機體時,即使是健壯的年輕人,其機體免疫系統也可能沒法控制住全部的病毒。

這時,人類免疫系統的「最佳助攻」——藥物和疫苗就要登場了。

●新藥物研發急不得?

中科院上海藥物所管麗在網上撰文指出,一般情況下,新藥研發從無到有,要歷經藥物發現、臨床前研究和臨床試驗「三部曲」,最後才能進入醫藥市場用於治療疾病。

這其中,最後一步「臨床研究」,則又細分為Ⅰ期臨床試驗、Ⅱ期臨床試驗、Ⅲ期臨床試驗和IV期臨床研究即藥物上市後監測四個階段,細說起來可謂步步荊棘,成功者鳳毛麟角。

「很多人可能會有疑惑,緊急關頭,我們不能縮短藥物研發的時間和標準嗎?」管麗說,可以加快研發速度,但仍要遵循新藥研發規律。藥物的研發是一項周期長、投資高、風險大的系統工程,每一個環節都來不得半點錯誤。

●分離毒株才邁首步?

「前不久,新型冠狀病毒的毒株已經分離出來,這為疫苗的研發提供了可能。」林炳亮說,一般來看,疫苗從研發到最終應用還要很長一段時間,希望越快越好。

減毒活疫苗和滅活疫苗,是疫苗中的主要兩類。前者是病毒經過各種處理後,毒性減弱,但仍保留其免疫原性,將其接種到人類身上,引發機體免疫反應,達到預防作用。至於滅活疫苗,則須對病毒進行一次培養,徹底「殺死」該病毒同時保留其毒株特徵。

「這也是科學家要在疫情暴發初期,爭取第一時間拿到活毒株體的一個原因。」中科院微生物所博士馬越說,由於病原體的突變率不同,比較從不同病人身上分離得到的活毒株,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不過,即便科學家已經掌握了可用的疫苗毒株,從研發到可以注射防疫,還要歷經很長一段時間。

根據馬越的說法,在沒有疫情暴發的情況下,科研人員從拿到實驗室可用的疫苗開始,到疫苗可以商用,將歷經一個「遠大於一年」的漫長過程。

●抗生素為啥不管用?

抗生素的發現,控制了細菌感染的爆發。因此,面對這次疫情,有人疑問:為何不能用抗生素治療?對此,中科院微生物所科研專家指出,抗生素對病毒是無效的。

專家表示,細菌擁有細胞壁,還有自己的核酸複製機器和核糖體——這就給了抗生素機會,抗生素只要針對這些靶點設計,就能保證殺傷細菌,而對人類副作用很小。

相應地,病毒沒有細胞壁,沒有自己的核酸酶,也沒有核糖體,它所有的功能都要依靠宿主細胞來完成。這意味著,即便研發出能夠殺死病毒的抗生素,也沒有太大意義——因為,這種抗生素在殺死病毒的同時,也殺死了病毒所吸附的宿主細胞。

●會不會有二次感染?

黃波說,由於病毒會變異,二次感染有可能發生,但概率會非常低。這主要是由機體免疫系統的本質以及病毒變異的部位所決定。

具體來看,人類免疫系統由固有免疫系統和獲得性免疫系統兩大部分組成。當新型冠狀病毒侵犯呼吸道黏膜,固有免疫系統中的巨噬細胞,就會迅速「吃掉」入侵的病毒。如果固有免疫防線沒有被病毒攻破,免疫反應就會到此為止,病毒也就被打敗了。

如果固有免疫防線不幸被攻破了,獲得性免疫作為「替補」,就會馬上啟動。時刻監視最初感染機體的冠狀病毒再次入侵,防止二次感染。

●提高免疫有多重要?

黃波建議,除了規律作息,當前可以食用一些具有增強天然免疫功能的食物,如香菇、枸杞、靈芝粉、黑木耳等。這些食材富含植物的多醣,能夠刺激天然免疫細胞表面,使得這些免疫細胞處於一種預刺激狀態,從而加強對病毒入侵的監視。

黃波呼籲,希望公眾明白了機體免疫系統對人體的保護機制後,能減少新型冠狀病毒帶來的恐懼和無力感。他說:「我堅信,人類的免疫系統將再次證明,它是消滅邪惡病毒的無冕之王。」(中國新聞組整理)

老年人免疫力下降,較容易被病毒感染。(新華社) 老年人免疫力下降,較容易被病毒感染。(新華社)
重慶萬州北站進站口附近設立發熱、咳嗽等症狀人員臨時觀測點。(新華社) 重慶萬州北站進站口附近設立發熱、咳嗽等症狀人員臨時觀測點。(新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