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210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一根擀麵棍

北方人是吃麵食長大的,家裡都離不開麵板麵棍,隨手就可以變出好吃的手擀麵食,如蔥油餅、芝麻大餅、手拉麵、餃子皮、包子皮等等。

記得剛嫁給我的北方老公,夫家常是一團麵在麵板上,小姑或老公就會變成麵條,加上鍋裡不是炸醬就是大滷,要不就是牛肉在鍋裡,麵下鍋煮好,加上當天煮的配菜,什麼牛肉麵、搶鍋麵、炸醬麵、番茄蛋湯麵、芝麻涼麵等等各式各樣的麵出爐。

就這樣一碗香噴噴的手拉麵在手上,他們稀哩呼嚕很快地吞下喉嚨裡,一臉滿足的幸福樣;而我這南方人是吃米食長大的,既不能常吃麵食,更不懂得揉麵醒麵之類事情,偶吃麵食還可以,常吃的話,我的苦臉就像拉麵一樣細長。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還是必須學習麵食做法。

婚後沒多久,老公來美留學,我也收起我的拉麵臉,換成橢圓形的米食臉。來到美國後,有一年雙十國慶,上午中國城有遊行,下午在中國城南邊哥倫布公園有社團和各大學同學的園遊會。老公和幾位從未做過炊事的同學一起擺攤賣蔥油餅,老公從揉麵到擀餅一手包辦,還教同學們如何煎餅,就這樣,香味飄得吸引許多客人前來排隊,香、酥、脆的蔥油餅非常快就賣完了,原本怕沒人買,沒想到還不夠賣。

回想當初老公留學時,我的公公沒錢給他,只給了老公一根擀麵棍,並告訴他:「兒呀!你要出國讀書我可沒錢供你,如果你真的繳不起學費時,就拿著這擀麵棍到餐廳裡去打工吧」。這根擀麵棍從那時起一直留在身邊,連搬家都沒捨得丟棄。

這根擀麵棍已有四十年的歷史,我也從吃米食轉為各類麵食不拘。今年初朋友想到我家吃元寶,原本老公只擀皮,朋友負責包餃子,我在忙著煮菜。眼看餃子皮越堆越多我就幫忙包,朋友看我包得快,好吃驚,我又露出擀餃子皮的本領,一手拉皮一手擀,真不是蓋的,我一人擀皮可以供他倆一起包,朋友吃完還在帶了冷凍餃子回去,以備臨時無炊之需。

看到這根擀麵棍,讓我回想到剛嫁入夫家的情形,常年下來,我這媳婦也熬成婆了,包元寶、包包子、做饅頭、做麵疙瘩等這類麵食難不倒我。孫女在兩、三歲時愛吃蔥油餅,但不會講「蔥油餅」三個字,我們只好告訴她這是爺爺披薩,從此她記得非常清楚,每當問她想吃什麼,她總是一句「爺爺披薩」。

轉眼間,我們飄洋過海已四十年了,逢年過節的元寶就從這擀麵棍一個個流出來,它帶給我們無窮的歡樂時光,是否當傳家之寶?還在考慮。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