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209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所謂幸福的生活

圖╱蔡虫 圖╱蔡虫

每次淋浴的時候,就覺得現在的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六十年前住在台灣老師宿舍,每天洗臉要從公用水龍頭接一臉盆水,蹲在自家門口洗洗抹抹,洗完的水順便澆到院子裡的草坪上。春夏天還好,臉面皮膚不太挑剔,懶得走過小庭院到對面共用廚房燒熱水,就洗個冷水臉。兩個孩子六歲、八歲,冷水當遊戲隨便毛巾抹一把,就完成一天的臉面大事。

三戶人家共用一個水龍頭,一個小庭院,每戶人家都像我一樣的洗臉方式。偶爾同一時間互相抬起濕漉漉的臉,從水滴中擠出一絲笑意。現在想想大概比哭還難看。

而現在我只要動指頭輕輕轉動,要冷要熱水,隨著心想事成。那一絲幸福的感覺也只有自己體會得到。

每天晚上睡覺前一個小時,就去把床上電熱毯的開關打開。我因為瘦,沒有多層脂肪的保護,特別怕冷。年輕的時候當然不是這樣的,但是擋不住歲月腳步的追趕,老了、瘦了、怕冷了。

母親年老時可是胖胖的,但是台灣冬天溼冷,每天晚上灌一袋橡皮熱水袋放進被窩裡,讓母親胖胖的身體感受被窩的溫暖,睡得舒服做個好夢。

那時沒聽說電毯的事情。如今電毯全面開放,整個床墊從被子暖到墊子,鑽進去那種溫暖,跟局部暖意的熱水袋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幸福感覺也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都說午睡半小時對身體好。年輕時在中學教書,中午都到有宿舍的老師家睡個午覺,也就三、四十分鐘左右。冬天冷,朋友一催再催,我就是不願意離開那睡暖的被窩。後來換了個嚴謹的學校,分分秒秒計算清楚,就沒有午睡的閒逸時間。

再後來結婚兼上班、帶孩子,哪敢奢求午睡,晚上能睡到六個小時就要偷笑了。跟隨先生到了美國,初來移民的打拚歲月,午睡更成為夢裡呼喚的名詞。

終於退休了,兒女各自成家就業,我開始享受隨心所欲的午睡時間。在客廳角落放一把伸展沙發椅,往上面一躺,椅子伸展成床鋪的平面,夏天無需任何衣物,冬天一床厚毛毯,那分舒適真是南面王不易。先生總問我,幹嘛不去床上睡呢?床上要翻來覆去換不同的睡姿,這躺椅上一個姿勢定位,有時還會做夢,都是快樂的夢,不像床上,有時還會做噩夢。躺椅的午睡時間,是我幸福生活中重要的一環。

所謂的幸福生活,不一定是豪宅美食,不一定要遊山玩水,不一定非兒孫繞膝。自己過得自在舒適享受,就是幸福的生活。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