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208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珠寶失竊記

去年耶誕節前,我們帶著母親由洛杉磯搭乘商務艙飛回台北,母親回台北,我們全家轉機泰國度假。由於飛機延誤,轉機時間縮短,我急忙扶著母親坐上輪椅,帶她入境,再趕去轉機。匆忙下機時,就把一個小盥洗包留在座位上。

盥洗包內除有小瓶乳液、一個內有三副耳環的小紙盒、手機充電線以外,最重要的是一個Tiffany綠色的珠寶小袋,裡面裝著一套昂貴的金色珍珠項鍊和耳環。這是先生送我結婚二十周年禮物,是我最喜歡的首飾之一,於我而言,意義重大。

到泰國後,因要參加晩會,我遍尋不到珠寶時,才發現盥洗包遺留之事。五天後由泰國機場返回台北時,向櫃檯人員反應,她們說會發訊息去台北詢問。我又詢問機上空服員,她說一般商務艙的標準作業程序是客人下機後,負責的空服員會當場先檢查有無遺留物品,然後才由清潔人員上來清理。如果有撿到,會交給航站的失物招領處。

到桃園機場第一航站落地,我去櫃台詢問,她們僅回答說飛機轉飛其他城市了,找到的機會不大,並沒有幫我查問。我以前也曾經把手機忘在座位,但事後都找到,所以我有信心盥洗包不會丟。第二天,我到台北市航空公司的總部親自報案,櫃台人員很和善,幫我立案,同時打電話詢問二航站的失物處,好消息是:我的盥洗包在那裡。壞消息是:什麼東西都在,卻沒有那個綠色的珠寶袋。

第三天上午,我再跑一趟二航站領回盥洗包。珠寶袋確實不見了,至於那三副耳環,因為裝在不起眼的小紙盒裡而逃過一劫。航空公司只說拿到包包時就這樣的,叫我簽名結案才能領回盥洗包,我只好簽名,同時再去一趟機場航警局報失竊案,留下紀錄,以備萬一。

這個盥洗包經手的有幾個人:商務艙負責我座位的空服員、某個清潔人員,以及交到失物招領處時經手的地勤人員。由於盥洗包是網質材料,一眼便可看見那個綠色名牌的珠寶袋,看到的人也是識貨,一時心動,就據為己有。

當然,航空公司一再強調,也可能是其他乘客經過,順手牽羊,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因為排隊下機時人多,時間短,開關拉鍊也很花時間,要嘛就全拿,何必只取珠寶袋呢?我希望這只是某人一時的心動起了貪念,而不是常態。

航空公司的人員都很客氣,但我感覺他們並不重視聲譽,只是依程序很快回覆:「經詢問相關人員,無人看到此物件。」就結案了。的確,拿的人不會承認,因為知道客艙内沒有錄影,沒證據。但是我總覺得如果認真查,座艙長空服員應有人看到聽到,或有蛛絲馬跡可循。也有朋友建議找媒體公開此事,迫使航空公司正視這件事,把害群之馬找出來。也有人建議到網上懸賞獎金,設法拿回有紀念價值的東西最重要。但是我都不願意。

為了此事,我多次往返奔波航站和總部,更讓假期留下不美的記憶。學到的教訓是:「貴重物品要隨身攜帶,但在飛機上不要拿出來;不要用名牌袋子裝;下機前再三檢查。」至於先生說以後出門什麼都別帶,倒也不必,珠寶是自己戴著開心的,不是給保險箱看的。至於心情嘛,只能以「珠緣已盡,財去人安」來自我平衡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