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207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婆婆的銀手鐲

婆婆離開我們已經三十七年了。每當我想起她老人家時,眼睛就會盯著手腕上亮晶晶的銀手鐲,往事立即浮現在眼前。

她老人家最後的七年,是和我在一起度過的。她病重住院的一天早晨,睜開眼睛對我說:「快叫璐璐來,把我的兩個鐲子戴在一個手腕上。」璐璐是我五歲的小女兒,我正在琢磨她這話的意思時,她又說:「不然我下輩子再轉生時會帶上手銬子。」

這對手鐲是我婆婆一生中最珍貴的物件。她五歲喪母,十多歲又喪父,十八歲出嫁時,哥哥賣了一斗高粱打造了這對手鐲作為陪嫁。鐲子在她手腕上,一直很珍惜地戴了六十五年;她八十三歲生病感到來日無多時,才有這異乎尋常的舉動。

我和婆婆閒時經常嘮嗑,她曾多次提到她走的時候不會勞累任何人,她會在睡覺時就走了;還說她走的時候,自己生的孩子一個也不會在跟前,這是早年瞎子給算的命,她很相信。但我卻不信,說我一定會把他們都叫來,婆婆聽著先是一樂,接著又搖搖頭。

有一次她病倒了,我趕快把在北京讀書的一個她親手抱大的孫子叫來,接著又把她的一個侄子叫來,她的病很快就好了。這次看她舉動異常,我開始叫人,誰知,婆婆的一個女兒、一個兒子遠在東北兩個省,我先生又在外地參加一個集訓,他們都沒有在老人家闔上眼睛前趕到,真應了瞎子的「瞎說」,不信也只得信了。

為了紀念婆婆,也為了讓婆婆的在天之靈保佑孩子們茁壯成長,先生把這兩只銀手鐲分別戴在十歲、五歲兩個女兒手腕上。小女兒一直到四十多歲的現在還在戴。大女兒粗心大意,經常摘下來亂放,有一次弄丟了,急得全家到處找,最後在外面的垃圾堆集處找回來,避免了永久的遺憾。鑑於大女兒不經心也不願戴,我聽從先生的建議,這只銀手鐲就戴在我的手腕上,這一戴上就有三十五、六年了。

來美國生活前的每年清明節,以及來美國後每次回北京時,我都要到婆婆的墓前給她掃墓送鮮花,感謝她臨終前陪伴我們全家安居樂業那麼多年,也期盼她老人家地下有知,她的最珍貴物件始終在陪伴著子孫們。

這對經歷在三代人手上的銀手鐲,現時已達整整一百零一年了。我感覺它很有靈性,真的保佑了我的孩子們事業有成,我和先生幸福安康。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