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060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再說一次我愛你(一○)

恐嚇案件後來不了了之。然而如前所述,這意外事件卻為Shepresa與Mike Morant的母子關係帶來新生的契機。Mike主動與母親聯繫,兩人試圖修補親情。

「現在想起來,我還是太天真了。」Mike Morant苦笑,「我想,我的母親終究也是常人無法理解的。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母親呢?又為何,有這樣母親的我,竟會如此平凡呢?」他臉頰上淚痕縱橫。

「開始時她給我的感覺也非常好。她有誠意,我感受得到。但後來卻又逐漸疏於聯絡……不,我不會期待能和她享有真正的親密;我們從未擁有過那樣的時刻,即使在我幼年時也是如此。但這是怎麼回事?後來我想,我自己也該負部分責任,因為我長大了,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忙……我並沒有認真思考過她的期待……我原本以為她也就是在忙著做研究,忙她的『忒瑞西阿斯計畫』……」Mike雙手掩面,終於抽泣起來。

「她寧願試著去和她的殺人鯨講話,卻不願意跟我講話嗎?……我想要的,不過就是……就是……」

Mike表示,Shepresa顯然忙於研究工作,消失的時間愈來愈長。即使他試著與她聯繫,卻總是找不到人。這使他修補母子關係的希望再次落空。當然,那時他完全不可能知道,母親竟是獨自身陷於那樣的「狀態」之中。Shepresa已騎虎難下,她的「忒瑞西阿斯計畫」誘使她隻身涉險,而她的熱情與偏執則使她做出了難以想像的極端選擇,甚至蓄意欺騙了整個研究團隊。

事後發現,當時她並不僅僅是透過發聲器以波形、頻率等變項,試圖模仿或再製虎鯨的語音而已──2151年,她首次祕密訂製了以虎鯨大腦語言區為藍本的類神經生物,將之植入自己的中樞神經,並以特製神經元連接自己的聲帶、耳內聽細胞與大腦聽覺區──(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