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060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晚春(全文完)

但是,亨利看了一眼他們,事實上還沒有成為正式文書,沒有當事人簽字,不具有法律效力。律師助理進來,給他們每人倒了一紙杯白水。直系親屬同意給琳達一周時間,搬離目前孔子大廈吉米黃的物業。

亨利看著琳達,琳達有心理準備,她說:「不用了,今天我就搬走。」

吉米女兒陪琳達回孔子大廈,一路上無話。上樓開門,吉米女兒很禮貌站在門口,琳達說進來吧。琳達收拾自己的東西,裝進拉杆箱裡。桌上吉米的幾瓶常用藥刺激了一下琳達,她鼻子發酸。

吉米女兒像走進一個陌生的房間,不知往哪裡站、哪裡看。琳達一拉杆箱行李怎麼來的怎麼走,吉米女兒問:就這些麼?

「就這些了。」

「爹地葬禮您會來麼?」

「到時候通知我吧!」

吉米女兒從包裡拿出一信封,說:謝謝您照顧我爹地,這是我們的心意,請收下。

琳達內心掙扎要不要伸手去接,幾秒鐘時光相當長。琳達還是接受了,坐電梯下樓的時候,她說服自己,是吉米給我的零花錢吧!這樣想著,走出孔子大廈,過了馬路就是麥當勞,她走到門口,是不是買個漢堡套餐帶走,想想還是沒有進去。

她繞過幾個路口,去格蘭街找地鐵站。她不願意坐華人專線小巴去法拉盛,她怕一車人嘰嘰喳喳,誰還都不認識。

周末晚市就要開始,水產超市進進出出要回家做飯的人,新鮮水果攤五顏六色一長溜排在超市的外牆邊,夕陽穿過參差的大樓,曲裡拐彎突然就照在等燈過馬路的行人身上。

琳達心想,又請了半天假,要爭取把損失補回來。正是下班高峰,地鐵滿載一車世界人民,琳達拉緊扶手,舉目無親。(全文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