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060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月色如水(三)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林南最近幾乎天天加班,岑如心裡餘氣未消,就面無表情地應了一聲。

車庫門「嘩啦啦」地拉起,又「嘩啦啦」地落下,岑如從窗子裡看見林南藍色的車子漸漸遠去,消失在視野裡。

林南最近到底是怎麼啦?她眉尖緊蹙在一起,又被這個問題困擾。

她也曾問過林南,是不是身體有什麼狀況或者出了什麼事。林南說,實在是因為太累、壓力太大。可是岑如總覺得林南可能另有隱情,這麼多年的相處,從未見過林南的情緒像現在這麼反常,岑如的心裡存著一份疑慮。

露西上午是中文課,下午是舞蹈課和鋼琴課。岑如周末的時間幾乎都耗在孩子身上,十二歲的女孩已是亭亭玉立的樣子,跟孩子在一起是她現在最快樂的事了。

鋼琴課完畢,已經是傍晚五點。岑如不想回家,也不想給林南做飯,她問露西:「我們去餐館吃飯好嗎?」露西歡呼雀躍地附議。

岑如帶著露西到了紅龍蝦餐館,這是一家露西喜歡的餐館。她們到得略早,店裡只有寥寥幾個客人,岑如挑了張靠窗的座位。正是夏末秋初,天色依舊光亮,街上車水馬龍。

露西喜歡吃油炸蝦,岑如跟她說,油炸吃多了對身體不好,容易發胖。露西開始愛美,便聽媽媽的意見,叫了奶油蒜頭檸檬炒大蝦,岑如自己叫了一份龍蝦。她跟露西一面聊天,一面漫不經心地望著窗外。

餐館坐落在街的拐角處,窗外正是一個十字路口,車來車往,川流不息。忽然一輛熟悉的車影映入她的眼簾,那好像是林南的車子,深藍色的佳美,車前掛著一枚大大的圓形平安符。

不會吧!林南不是在加班嗎?她的腦子裡剛剛閃過這個想法,車子就清晰地駛入她的視線。駕駛座上的果然是林南,可是緊接的發現使她心中一驚、手腳發軟。她看見副駕駛座上坐著一個長髮的妙齡女子,他們正說著什麼。那女子一臉笑意盈盈,林南的臉上也有著久違的燦爛笑容。

原來他沒有去加班,他跟其他女人去約會了。原來他有外遇了!

她彷彿在迷霧中終於覓得答案,卻沒想到答案是如此殘忍、如此不堪!

這些日子她一直因為林南的情緒反常而氣惱不安,林南反覆說是因為最近負責一個幾百萬的大項目,時間緊、責任重。岑如知道林南是個驕傲好強之人,第一次擔責這麼大的項目,難免心力交瘁。

她雖然心有怨意,但還想著,也許他這個項目過後,一切都會好轉。可是這一點希望在這個時刻,頃刻間被碾得碎如沙礫。

怪不得這些日子他一直忙於「加班」、怪不得這些日子他一直睡在客房、怪不得這些日子他對於自己冷淡,原來是在外面有了女人!林南的車子瞬間開遠了,可剛才那一幕卻在岑如眼前揮之不去。她的心一直往下沉,淚水搖搖欲墜。她忍住淚水匆匆跟露西說了一句:「媽媽去一下衛生間。」

岑如關上衛生間的門,淚水奔湧而出。她的心痛得一抽一抽,她不知道她該怎麼辦,可是她知道從此一切都不一樣了!她捂著胸口,心裡有說不出的難過。

岑如最終擦乾了眼淚,回到餐桌。露西發覺媽媽神色不對,便問道:「媽,出什麼事了嗎?」

岑如抑住心頭的悲痛,她說:「我突然胃痛得不行,你吃完,我們就回家吧!」

她們走出餐館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月光如水瀉下一地的清輝。夏末秋初的時節,晚上略有涼意,可是岑如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寒冷。她只覺得月光是如此清冷,冷得使她打了個寒顫。

這個晚上,林南八點多才回家。岑如看了他一眼問道:「你今天加班?」

「是。」林南點點頭。

「出去過嗎?」

「沒有。」林南回答得非常簡短,可是岑如在他的眼睛裡捕捉到一閃而過的慌亂。

岑如心裡冷笑一聲,便回了自己的臥房。(三)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