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059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晚春(一二)

經翻譯確認,她認識一個叫吉米‧黃的六十九歲男性,他們是同居關係。警察告知早上九點接到報案,吉米‧黃側臥在哥倫布公園長椅旁。警察趕到現場,他已失去意識。救護車送到表維醫院,搶救無效,心臟病猝死。

吉米身上無任何身分證件,他們在吉米‧黃的手機裡,翻到最近一個八點四十前後,接連打出過三次的電話,是琳達的號碼。

「我在地鐵裡收不到。」琳達打斷他們。她木愣地聽完警察中英文交互的告知,腦子裡一片空白。

他們問是否能馬上聯繫到直系親屬,琳達點頭又搖頭,回答說有一兒一女,但沒有他們的聯絡方式。

他們寬慰她說,確認了吉米‧黃,其他不是問題,問是否去醫院認一下遺體,琳達說可以。

她坐進警車,一直開到醫院停屍房門口。推門進去很重的消毒水氣味,拉出一格冷藏抽屜,撕開屍袋拉鏈,吉米裸露的上身突兀在琳達眼前。

是他麼?警察輕聲問。

是他。琳達回答。

他們走出停屍房。他們交給琳達一紙包遺物,一支手機、一串鑰匙和一個零錢夾。

她突然想起來,「他一直戴的手表呢?」

「你確認麼?除了這些,現場沒有發現其他遺物。」警察回答。

「是的,一只金色勞力士手表。」琳達拒絕簽字認領吉米的遺物。

一個叫亨利‧宋的律師打電話給琳達,約好周六去他辦公室。琳達如約而至,吉米的一雙兒女已經先到,女兒長得非常像父親。

亨利是吉米的律師,他開門見山說,今天討論一下吉米的後事。吉米去世那一刻,婚姻狀況還是喪偶。吉米的一切不動產和動產,兒子、女兒做為直系親屬,有全部繼承權。

亨利停頓一下說,吉米曾經來律師樓,討論再婚的財產協議,並形成過文字備忘錄。(一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