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0362/article-link/

首頁 國際汽車

假載客真犯罪 摩托車暴民黨 肆虐奈及利亞

這些機車黨是何方神聖?來自哪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群?為什麼到現在都還無法確認身分?他們在夜晚都棲身在哪? (美聯社) 這些機車黨是何方神聖?來自哪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群?為什麼到現在都還無法確認身分?他們在夜晚都棲身在哪? (美聯社)
拉哥斯超過2000萬的爆量人口,快速都市化與繁忙壅塞的交通,讓塞車早已成為拉哥斯人痛苦又麻痺的日常光景。(路透) 拉哥斯超過2000萬的爆量人口,快速都市化與繁忙壅塞的交通,讓塞車早已成為拉哥斯人痛苦又麻痺的日常光景。(路透)

「『摩托暴民黨』犯罪,正肆虐拉哥斯。」非洲國家奈及利亞的第一大城拉哥斯(Lagos),是奈國、甚至全非洲最繁榮的商業金融大城,但由於大眾運輸匱乏、惡劣的塞車日常,「計程摩托車」於是成為拉哥斯最受歡迎的交通工具。

但伴隨摩托車潮衍生的交通與治安問題,卻讓拉哥斯政府極為頭痛——部分司機「假載客真犯罪」,利用計程摩托車搶劫綁架乘客、騎士群聚恣意暴力襲擊其他車主路人、大量未註冊的不明摩托車更難以追查。

拉哥斯政府於是從2月伊始,強令「禁行計程摩托車」,但卻從第一天就造成全市交通大亂,惹來民怨質疑:配套措施不完善的禁令,反而可能造成反效果,迫使失業的計程摩托車司機,被吸收墮入摩托車犯罪?

「計程摩托車」以機動方便、且相對低廉的優勢,得以避開塞車車流並補足公共運輸能量不足,深入崎嶇各處,並在近年隨著新創產業的加持,成為拉哥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之一,尤其受到年輕族群歡迎。(路透) 「計程摩托車」以機動方便、且相對低廉的優勢,得以避開塞車車流並補足公共運輸能量不足,深入崎嶇各處,並在近年隨著新創產業的加持,成為拉哥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之一,尤其受到年輕族群歡迎。(路透)

計程摩托車 快速穿梭大城

在奈及利亞舊都、同時也是最大商業城市的拉哥斯,超過2000萬的爆量人口,快速都市化與繁忙壅塞的交通,讓塞車早已成為拉哥斯人痛苦又麻痺的日常光景。

但從1980年代末期開始,「計程摩托車」以機動方便、且相對低廉的優勢,得以避開塞車車流並補足公共運輸能量不足,深入崎嶇各處,並在近年隨著新創產業的加持,成為拉哥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之一,尤其受到年輕族群歡迎。

奈及利亞計程摩托車普遍被稱為「okada」,是以奈國的「Okada 航空」(Okada Air,已停止營運)為名,有著如同飛機一般,能及時且迅速地將乘客送至全國各地的意思。但在摩托車與計程摩托車產業帶來方便的同時,卻也衍生了各種犯罪問題。

而相較於組織性的摩托車黨幫派犯案,拉哥斯的摩托車犯罪問題則顯得零散多樣;除了靠著計程摩托車之便作案,也有些是非營業的私人摩托車上街肇事。

「Okada與Keke犯罪率正在竄升。」(路透) 「Okada與Keke犯罪率正在竄升。」(路透)

圍毆婦人 搶皮夾、手機

「Okada與Keke犯罪率正在竄升。」拉哥斯有些計程摩托車司機「假載客真犯罪」,趁機搶劫甚至綁架乘客;有些司機逕行搶快車、惡意擋道,一旦被路人嚇阻,卻又憤而群起暴力攻擊。一名拉哥斯居民便向奈及利亞當地《先鋒報》(Vanguard),轉述其友人在去年底的殘酷經歷:

「一名機車騎士像瘋了一樣,不知道從哪衝出來,然後就撞上了她的車。結果她下車要出來看看時,一群機車黨暴民就衝上來狂揍她、撕扯她的衣服。等到附近居民趕來幫忙時,她的皮夾還有手機都被搶走了。而她的孩子,則驚恐地目睹了自己母親被機車黨粗暴圍毆的整個過程。」

「在菲斯塔克區(Festac )還有拉哥斯其他地區,這已經淪為犯罪日常。但這些機車黨是何方神聖?來自哪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群?我們為什麼到現在都還無法確認身分?他們在夜晚都棲身在哪?這是我們必須自問,也是政府還有警察要回答的問題。」

過去4年,拉哥斯的機車黨搶匪通報急遽增加,但被用來犯罪的大部分卻是未經註冊的摩托車,也讓警方難以追蹤調查。除了犯罪,摩托車潮也經常故意/無意地釀成交通安全事故。

根據拉哥斯官方數據,從2016到2019年,該州光是公立醫院就記錄有超過1萬起的摩托車傷亡事故,其中600人不幸死亡。而這還不包含私立醫院與未通報事故在內。

「Okada被濫用來搶劫逃逸。許多未註冊的無照機車湧入拉哥斯,對居民安全造成威脅。我們不能袖手旁觀,眼看他們摧毀拉哥斯的和平。」拉哥斯的資訊政策委員奧莫托索(Gbenga Omotoso)表示。

為了整治摩托車犯罪的問題,拉哥斯政府以「安全秩序」為由,下達執行「計程摩托車禁令」。但拉哥斯城市邊緣貧民窟為主的部分住宅區,私人摩托車及快遞物流業使用的摩托車輛,則不受此禁令限制。(美聯社) 為了整治摩托車犯罪的問題,拉哥斯政府以「安全秩序」為由,下達執行「計程摩托車禁令」。但拉哥斯城市邊緣貧民窟為主的部分住宅區,私人摩托車及快遞物流業使用的摩托車輛,則不受此禁令限制。(美聯社)

從今年2月1日開始,為了整治摩托車犯罪的問題,拉哥斯政府以「安全秩序」為由下達執行「計程摩托車禁令」。根據該禁令:

200cc以下的計程摩托車(okada)及摩托三輪計程車(當地稱為「keke」),在拉哥斯大部分的商業心臟地帶與主要交通幹道——包含商業區的維多利亞島、行政中心的拉哥斯島、重要港口的阿帕帕地區(Apapa)、國際機場所在的伊凱賈(Ikeja),以及連結諸島與大陸的40多座橋墩與高架橋——都禁止通行。

以拉哥斯城市邊緣貧民窟為主的部分住宅區,私人摩托車及快遞物流業使用的摩托車輛,則不受此禁令限制。

但本意是解決治安與交通問題的計程摩托車禁令,卻從第一天開始就造成拉哥斯全市交通大亂——通勤高峰時段,拉哥斯市區湧現車潮,難以動彈;公車站牌前,擠滿了大排長龍的等車人潮;有些趕時間的通勤市民,只好改以步行的方式,走上好幾公里才終於到達目的地;甚至出現不少搞不清楚狀況的警察,取締合法的私人摩托車、逮捕車主。

儘管以公車及計程車司機為主的意見,對於計程摩托車禁令大表贊同,認為新政有助於改善交通安全秩序,也可望降低拉哥斯近年嚴重的機車犯罪問題;但反對意見卻認為,禁令牽涉層面廣大,包含交通、失業、新創產業打擊等,對於政府宣稱的配套措施,更全然沒有信心。

多名司機在拉哥斯議會外抗議「摩托車禁令」。(路透) 多名司機在拉哥斯議會外抗議「摩托車禁令」。(路透)

「政客在乎我們的痛苦嗎?」

「那些政客在乎過我們的痛苦嗎?他們有沒有騎過okada啊?」一名不滿的通勤市民向《BBC》如此抱怨。雖然政府表示已預先增加陸路、水路公共交通的班次,同時加派警察維安,試圖維持道路秩序,但在拉哥斯貧乏的基礎建設與公共交通未改善下,市民極為仰賴的計程摩托車頓時消失,自然難以應付拉哥斯2000萬人口的龐大交通流量。

加上禁令主要衝擊的族群,以負擔不起私家汽車,又得趕著上班工作的社會低層為主,禁令也被質疑,是菁英階級不知人間疾苦的離地政策。

禁令腰斬生計 失業…不如去搶

反對意見強調,政府以打擊機車犯罪為出發點,但在計程摩托車產業形同被腰斬的情況下,大量賴以維生的摩托車司機,陷入失業窘境。這些被迫失業者,可能因此遷怒襲擊無辜路人,或被吸收加入幫派,反而加劇了搶劫等犯罪問題。

事實上,奈及利亞政府過去曾多次喊話並祭出有關禁令,試圖整治計程摩托車與摩托車犯罪問題,但都沒有確切實施並獲得成效。禁令首日的混亂後,拉哥斯政府表示會持續增加公共交通班次,並放話將鐵腕整治到底,若前期不見成效,也將考慮加大管制力度。

只是禁令上路伊始,政府的新政執行能力就讓外界頗為質疑。更諷刺的還有,拉哥斯前首長安博德(Akinwunmi Ambode)目前正因貪腐而接受調查;而他被指控的罪名嫌疑,正是公車採購的貪汙弊案。

「計程摩托車」以機動方便、且相對低廉的優勢,得以避開塞車車流並補足公共運輸能量不足,深入崎嶇各處,並在近年隨著新創產業的加持,成為拉哥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之一,尤其受到年輕族群歡迎。(路透) 「計程摩托車」以機動方便、且相對低廉的優勢,得以避開塞車車流並補足公共運輸能量不足,深入崎嶇各處,並在近年隨著新創產業的加持,成為拉哥斯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之一,尤其受到年輕族群歡迎。(路透)
「計程摩托車」成為拉哥斯最受歡迎的交通工具,但伴隨摩托車潮衍生的交通與治安問題,卻讓政府極為頭痛。(路透) 「計程摩托車」成為拉哥斯最受歡迎的交通工具,但伴隨摩托車潮衍生的交通與治安問題,卻讓政府極為頭痛。(路透)
「計程摩托車」成為拉哥斯最受歡迎的交通工具,但伴隨摩托車潮衍生的交通與治安問題,卻讓政府極為頭痛。(路透) 「計程摩托車」成為拉哥斯最受歡迎的交通工具,但伴隨摩托車潮衍生的交通與治安問題,卻讓政府極為頭痛。(路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