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8008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小山村的學堂(上)

我的故鄉是浙西一小山村,村名叫「曲斗橋」。「七七事變」前,我似乎沒有聽說過我村是屬於什麼鄉,離村十公里外的外婆家人稱我家是「五都」。我當時是學前幼童,不明白為什麼稱我村是「五都」,多年以後才明白,原來「五都」是清代的地方行政區域名,當時已經是民國二十幾年了,我外婆家人還稱我村是五都。

中華民國成立以後,靠近杭州等地區早就把縣以下的行政區畫分為鄉,鄉以下稱「保」了。從家鄉仍保留「五都」稱呼一事,可見我的故鄉是多麼偏僻和落後了。所以,一九三五年以前,以曲斗橋村為中心的「五都」還沒有一所小學,但稍大的自然村,卻有私塾,剛進私塾的我的大姊,回家教我背「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經」等。

一九三五年秋,我村開辦了一所學堂,村子附近的私塾就隨之停辦。為了與私塾區別,村民就叫這所學堂為「洋學堂」。爺爺送我和堂哥到洋學堂上學。

學堂位於本家族一所明清建築的大廳裡,大廳離我家只有百步之遙。學堂只有一個老師,是本村首富李家的女婿,他剛從省立第九中學初中畢業。學堂只有初小第二冊語文課本,我和其他幾位小孩只好一上學就念第二冊語文了。

我到現在還能背上幾句第二冊第一課課文:「開學了,開學了,學校門前國旗飄,先生同學都來到。見先生,行個禮,見同學,問聲好。」

沒有算術書,但有常識課本,對書法很重視,午後到校第一件事就是習字作業。開頭幾天是在一個字帖上描寫,描寫時,由我堂哥在我身後緊緊握住我的右手,不讓我自己動,完全被動地由他按筆畫順序描寫。字體大小約一點五平方厘米,紅色。我們當時稱這種字帖為「字紙娘」,非常形象。

字帖上的字為:「上大人,孔乙己,爾小生,八九子,學生XXX。」描寫幾天,我知道筆畫順序後,就由我自己描寫了。這樣練了幾天,就換一種練字形式,用很薄的竹紙蓋住字帖印寫,字帖的字為黑色,內容換成:「一去二三里,煙村四五家,樓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學生XXX。」

放學時,老師把習字作業發還給學生。老師會用紅墨水在他認為寫得好的字上畫一個圈,以資獎勵。我當時非常在意這個紅圈,紅圈多了就喜滋滋地回家給爸爸看。

放學前還要到老師辦公桌前背當天教的課文,背不出課文的學生,要延遲放學。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