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7839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閒話八百壯士電影(下)

而在某棟建築物內,還陳列一個縮小版的上海街道模型,一眼望去即可識別造型獨特、有著圓弧鋼鐵桁架的上海外白渡橋,及其周邊的歐式高樓建築,而它們的後面用一副巨幅彩繪的上海高樓天際線作為背景。

我們從模型街巷裡往後端的背景望過去,就像置身在上海街區一般。

《八百壯士》電影的開場,就是數架日本軍機在上海市鬧區投放炸彈的場景,特寫鏡頭就是在中影文化城內的「山寨」上海市街區所實施的炸彈爆破效果,並搭配包括許多外國白人在內的臨時群眾演員,驚恐地四處逃竄,並展現平民的傷亡。

鏡頭一轉,畫面帶到了模型區,以外白渡橋附近為標的轟炸畫面同樣地驚悚震撼。如此鏡頭的交錯,讓電影帶出了日軍飛機進行無差別轟炸的殘暴不仁。

電影中的情節在上海大轟炸後,國軍開始以「鐵拳計畫」反擊,以陸軍八十八師、八十七師和三十六師三支德式裝備的王牌部隊為主力,圍攻在虹口區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

我曾經在二十年前特意經過這幢位於現在上海市四川北路和黃渡路口的鋼筋混凝土堡壘式建築,現在該處仍然十分堅固並充斥肅殺之氣,而當年國軍陸軍最大口徑的德製十五厘米野戰砲都沒有把握能擊穿它的鋼骨。

而《八百壯士》攝製組在四十年前,決定借用淡江中學的八角塔樓權充日軍司令部,古樸有餘但是氣勢太遜。

片中扮演中日兩軍的演員在現今淡江中學校園內近身肉搏,最後八十八師突擊隊成功攻占據點。

事實則是日本陸戰隊和臨時編組已接受軍訓的日本浪人,在司令部外圍的上海日本租界區的巷弄內構築工事防守,國軍自始至終都無法靠近日軍司令部,更遑論攻城掠地了。

《八百壯士》影片中段以後的主軸,聚焦於五二四團第一營的勇士們進駐四行倉庫的據點,鏖戰四晝夜後,奉命悉數離開倉庫,由橫跨蘇州河上的新垃圾橋向英國租界撤退。

攝製組選定高雄市的愛河和其上的七賢橋作為背景,並利用一個暑假期間,在愛河畔的七賢國民中學老校園中的運動場上,臨時搭建一座「山寨」四行倉庫,這就是拍攝主戰場的所在,並在九月初開學以前清理歸還校園(一位我熟悉的七賢國中校友證實此事,並獲知當年歷屆七賢國中校友,均引以為榮而津津樂道)。而飾演女童軍楊惠敏女士的演員林青霞,當時就是在尚未整治的臭水溝愛河中實境游泳,不知滋味如何?

最後的壓軸,則是孤軍在午夜後快跑過橋的重頭戲。片中,日軍在河中有配備機關槍的快艇掃射,並有地面日軍的砲火支援,橋面上爆破的效果把黑夜照得和白晝一般,國軍將士在槍林彈雨中快跑的險狀,也糾結著在河那頭租界區加油打氣的同胞們。我曾想,如果我知道拍攝這段片子的時間,我也會央求父母帶我到現場充當「租界端」的群眾演員,去感受這份臨場感!

最終有近三百七十名勇士成功脫困在橋的另一端報到集合,電影中謝晉元團附昂首闊步地帶著部下行進,向下一個戰場邁進。而慘痛的事實卻是英國人迫於日本壓力,不願履行先前讓孤軍借道的協議,硬是將孤軍繳械,並集中軟禁。一九四一年十二月珍珠港事變發生當天,日軍侵占上海英國租界,許多孤軍義士被送到不同的集中營做苦工,有不少人逝於新幾內亞的熱帶叢林之中。當然這段淒慘的後續已經不是《八百壯士》一片所繼續關注的了。

這數十年來,中國大陸也拍攝了不少以八百壯士為主題的連續劇,我認為沒有一部比得上四十年前中影攝製、丁善璽導演版的《八百壯士》電影。

但這次管虎導演以十年磨一劍的精神嚴肅看待《八佰》電影,不但前期作業實地訪問了數百名抗戰老兵,而且不計血本用人工開鑿出一條蘇州河,並在河兩岸進行一比一的實景搭建,又全片使用IMAX拍攝,這種近乎偏執的敬業態度也是讓我對《八佰》翹首企望的原因。冀望不久的將來, 我們均能親身感受一下管虎版的八百壯士故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