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7838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奮力求學圓夢(下)

業餘求學幾個月後,我的抹灰技藝在夥伴中打起狼來(墊底)。我的第一任班長就此順水推舟,常打發我到後台搬水泥、推沙子,再不就讓我一個人抹廁所。而且,月底發工資,給大級工百分之百;力工百分之九十;發給我的和挖灰女工一樣,百分之八十。

但我依然堅定信念求學,並在所有工作服裡側縫製兩個大布兜,一側裝閱讀書籍,一側裝複習提綱,白天幹活間歇,師傅抽菸上廁所,乃至工地停電停水停料之際,我便尋一處空房間,看上一小會兒。同時,運用所學知識,寫一些詩歌、小文,寄給電台、報紙和雜誌。這些媒體編輯真好,時常播發和刊登我創作的「豆腐塊」短文。

豆腐塊小文讓我有了名聲。工區領導先派我寫外調綜合材料,後又讓我到工會和人事科幫忙。

在人事科工作時,趕上公司選送一批抹灰工到科威特施工建設。工友們聞之爭先恐後地報名,唯恐錯過難得的出國賺錢機會。

報名臨近尾聲時,人事科長悄聲對我說:「你想出國就把名報上,到國外幹一些買菜、打水等後勤活,回國時也弄幾套大物件回來。」我當即搖頭:「謝謝科長,我上夜大兩年多了,現在出國,學業就半途而廢了。」

工友們歡歡喜喜到科威特施工去了。我像往日一樣白天上班、傍晚求學。這期間,國外工友時不時寄回一些錢款。完成施工回國時,每個人都帶回電視、冰箱、洗衣機雙套八大件。

此刻,我也迎來金色的秋天──捧回了朝思暮想的夜大文憑。憑著這一小小證書,領導發布調令,讓我到公司宣傳部供職。至此,我的身分得以改變:集體變全民,工人轉幹部,工資由三十八元五角調至七十元。

而立之年,我又憑著這張文憑,調入撫順人民廣播電台。成為一名編採人員後,我將滿腔情愛投入到工作上,深入基層一線,採集新聞素材,撰寫報導稿件,每月都圓滿完成採編任務。五年後,順利晉升為中級記者職稱。

歡喜之餘,我憧憬起高級職稱目標。

但晉升高級職稱談何容易,首先要有大學本科學歷,而且五年後才有資格參報。我的大專學歷,與之規定相差甚遠啊!

由此,我再次揚起求學風帆,參加了全國自學考試新聞本科學習。

參加自考頭兩年,可謂順風順水,十餘科考試科目一試而過。

但自此以後,古代漢語和外國文學先後兩次應試未果,讓我求學熱情冷卻下來,同時,加之此時家事和崗位事務纏身,我曾一度放棄自考意願。

就在這幾年時光裡,與我一同參加自考、完成學業的同事,陸續晉升為高級職稱。與他們相比,我的月工資收入一下子少了好幾百元。

觸動之下,我又振奮起精神,續接上自考求學,最後用八年時限完成學業,領到大學本科學歷。

隨後我再接再厲,每年都有作品獲獎、論文發表。終於在人生半百後,晉升為主任記者。

回想過往求學經歷,我心潮翻湧,感慨萬千。我一個下鄉知青、建築工人,幸運邂逅大陸改革開放潮流,是國家重新崇尚知識、鼓勵求學之政策,讓我重燃求學願望,並為之奮發努力,最終完成學業獲得學識,改變人生命運,實現瑰麗夢想。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