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7638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奮力求學圓夢(上)

人生皆有夢,尤其是青春萌動之青年,其夢想則更多彩,更濃烈,更高遠。我青春年少時,北京牌收音機傳出的聲響,讓我逐漸喜愛上了廣播,進而傾慕起那些幕後廣播人。

夢想機會來了。我十九歲「上山下鄉」的那一年秋季,國家恢復了高考。

一些知青大膽走上獨木橋,報考心儀的高等學府,希望寒窗求學幾年後,走上理想工作崗位,實現自己的人生夢想。

只可惜,我這個出生不久就挨餓,上學不久就罷課,九年畢業就下鄉之青年,面對千載難逢的人生機遇,因徒有的學歷、匱乏的學識,以及怕參加高考給家裡增添更多負擔,便默默地與高考擦肩而過,專心地待在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兩年半後,我跟隨知青返城隊伍,落腳父親所屬單位──撫順市第二建築安裝工程公司四工區,當上一名抹灰工。

辛苦的建築工作,讓我很快想念起學生時代,重新燃起求學願望。正是這時,改革開放大潮轟轟烈烈席捲中國,各種辦學機構如雨後春筍般興起,眾多無緣走進高等學府的中青年,紛紛擎著滿腔熱情進入夜大、函大等學校,補學高等文化知識。

我也毅然報考市總工會業餘大學中文系,並獲得七十二分入學考試成績。

學校裡,一位面目和善的老師讓我拿著入學通知書回單位蓋章。我興高采烈地來到單位教育科,萬沒想到,科長及辦事人員都不給我蓋章。

我當即央求他們:「我是業餘學習,不耽誤工作。」

但是,他們死活不答應,並把我推出辦公室。

如同一桶涼水澆在我的頭頂,寒涼了我的身心,我愁苦沮喪地返回入學報名處,向和善的老師述說了苦衷。

老師沉思一會兒對我說:「小伙子,你想念不?」

我重重地點點頭:「想念,我現在就想念書。」

老師馬上接話:「那就這樣吧,不蓋章我們也收你。不過,你得自己掏學費了。」

我立即連聲應答:「行行,只要能上學就行。」

從此,我每天迎著朝陽走入建築工地,為站起的樓房抹灰裝飾,傍晚再奔往市內夜大課堂,汲取知識的瓊漿玉液。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