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7543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運動

小廖在運動 | 費爾斯告密揭弊 英雄或狗熊

費爾斯去年在運動家隊拿下15勝,但9月出戰太空人隊時,僅投一局就被打下九分。(美聯社) 費爾斯去年在運動家隊拿下15勝,但9月出戰太空人隊時,僅投一局就被打下九分。(美聯社)
費爾斯揭發偷暗號醜聞,其實也需要相當大的勇氣。(美聯社) 費爾斯揭發偷暗號醜聞,其實也需要相當大的勇氣。(美聯社)

休士頓太空人隊被指控利用電子設備偷暗號事件,可說是美國職棒史上百年來最嚴重的醜聞之一,一口氣讓三隊總教練和一位球隊總管走路。當時舉報的奧克蘭運動家隊投手費爾斯(Mike Fiers)呢?他到底是吹哨英雄?還是告密狗熊?

筆者在求學時期,也經歷過霸凌噩夢,通常這種告密者的下場不都是拖到廁所好好教訓一頓?費爾斯一開始踢爆太空人隊時,筆者就為他感到擔心。

USA Today資深棒球作家奈丁蓋爾(Bob Nightengale)寫了一篇名「 Is Astros whistle-blower hero or Public Enemy No. 1?」來評論費爾斯,值得一讀。

●撻伐、中庸與贊同

該文採訪到(或提及)幾位退休的球員,包含目前是明尼蘇達雙城隊特助、也是前知名投手霍金斯(LaTroy Hawkins)、德州遊騎兵隊跑壘指導教練、也曾擔任過總教練的華盛頓(Ron Washington)、和得過塞揚獎的大投手麥道威爾(Jake McDowell)等,三人分別代表著目前球界對費爾斯的三種聲音:撻伐、中庸、與贊同。

霍金斯認為,費爾斯不是個好兄弟,有種他就應該在休息室內直接發難,或甚至還在太空人隊時就挑明說了。這種等轉到其他隊後才放馬後炮的行為,不是男子漢。

華盛頓畢竟是當過教練、也當過球員的老江湖,他的回答比較消極,認為如果沒什麼好事的話,那就甚麼都不要講、一切讓他船過水無痕罷了。

老投手麥道威爾則是和費爾斯一樣,趁著這機會將聖路易紅雀隊前教練拉魯薩(Tony LaRussa)也扯出來了,驚爆這名人堂級的老教頭也曾經利用錄像設備偷暗號。

其實偷暗號這事在大聯盟已行之多年了,而且是一門藝術,如果場上球員能靠著自己觀察破解,就算你高明;但如果是以電子設備來盜錄、或如謠傳的太空人隊二壘手亞土維(Jose Altuve)身上帶有電子感應器,那真的就違反規定、也太超過了。

●膽量值得鼓勵

筆者對費爾斯的態度是,我們要給他驚爆吹哨的勇氣和不匿名的膽量給予鼓勵,美國的運動界體質和新聞第四權的確是有這種好的先天來處理類似危機,任何罪證確鑿的揭弊,其實都是為了更美好的未來發展。上世紀的美國職棒黑襪事件若不揭發,怎會有日後的蓬勃發展?基於這一點,費爾斯的名字將會在大聯盟歷史留下一段的。

但費爾斯和你我也一樣,純粹就是看不慣因為作弊而拿到比自己高分的同學。費爾斯去年的戰績表現其實不差,但遺恨的就是太空人隊,尤其當時他連勝投12場的比賽中斷,就是被原東家太空人隊給搞砸的,他憤恨不平才開始揭發。

但吹哨的人也是有風險和壓力要承擔的,隊友會如何看他?大聯盟其他的球員未來要如何與他相處?有了這次的吹哨事件,各球隊的管理階層是否要防著他?有很多的要件背後是有政治力的。

無論如何,這種集體作弊的打球方式不但可恥,更違背了球賽公平的神聖性,也欺騙了所有人。球迷看到的驚天一棒,原來是打者早預知的球路而打出的。作弊遲早會被發現,只是這次舉報的是費爾斯罷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