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7147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寫字課

(鄭麗卿.圖片提供) (鄭麗卿.圖片提供)

總以為篆書、草書是很高端的,書法要寫到一定程度,或者活到像于右任那樣長鬍子的人才會寫的字。

老師鼓勵初寫者我們拿起筆勇敢寫下去。孫過庭、宋四家、良寬和尚、趙孟頫,連懷素的狂草都臨過了,用以鬆開手腕,鬆開我們的心結,或許也是一種除魅。早年在學校的書法課被要求心正筆正,並不能一體適用,那沾帶的道德訓示也讓人心很累。

終於來到蘭亭序。「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馮承素臨摹本裡的「暢」,放大來看帶筆牽絲,就像溫軟的惠風習習吹散了鬢髮,在面龐上陣陣廝磨真舒暢。這字也極難寫,我寫來如村童掃地,草草不工,怎麼寫都是一臉尷尬,彆扭極了。畢竟是王羲之的字,終究要寫到很老很老的時候才可能舒暢吧。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