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7147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外遇的代價

豆寶∕圖 豆寶∕圖

2014年剛過了中國新年,一個周三的中午,律所進來了一對從中國來的年輕夫妻。他們有著結實的體態、黑黑的膚色,模樣卻十分忠厚樸實。一番寒暄之後,得知男子名叫林森,是個優秀的電腦工程博士,現在是灣區某知名公司的工程師,同行的女子是他的太太小琴,在史丹福大學做臨床醫學的研究員。他們是為了林森前幾年的一件婚外戀所生的孩子的撫養官司而來。

奇怪的是,小琴像當事人一般娓娓道來,有問必答,不問也答,林森則像局外人一般低著頭靜靜地坐在一旁,只是偶爾抬起頭看我們一下。小琴敘述了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故事:

2009年,已談了兩年男女朋友的林森和小琴終於在林森出國讀博士之前,去市政府登記結了婚。那時的小琴才剛結束醫院的實習,以優異的學習成績和實習經歷,在一家大醫院當上了住院醫師。他們定下的計畫是:林森先來美國讀博士,畢業找到工作後,就把小琴接來美國,然後一起在美國開創他們的人生。

小琴送走了林森後,就埋頭在住院部醫師的工作中。林森到了美國加州大學大衛斯分校,也開始了寒窗苦讀。林森從小就在父母的呵護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唯讀聖賢書,自身的生活能力非常缺乏,學雜費用和生活所需的錢,主要是靠著小琴工作的薪水,和學校所提供的一點獎學金。日子過得拮据,平時以速食麵和漢堡有一頓沒一頓地對付著,一直熬到周六才會去學校附近的中式自助餐廳飽食一頓,來補充營養增加體力。

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周六,林森十點起床就直奔自助餐廳,這已是他生活的慣性了。這天他點了他最喜歡的紅燒大豬排、番茄炒蛋和豆皮。正當他準備大快朵頤之時,突然發現隔壁桌一個熟悉的臉孔,他心想,那不是他高中時期的同班班花秀惠嗎?當年林森曾暗戀過身材苗條長相清純的秀惠,但秀惠卻從來也沒有把愣頭青的林森看在眼裡。真是無巧不成書,今天怎麼就這麼巧,一別多年,能在異鄉遇故知,而且不是普通的故知。別提林森有多激動了。於是,在林森的邀請下,秀惠和他坐在一起邊吃邊聊,從高中時期的那些往事,一直談到畢業後各自的人生經歷,好像七、八年的時光轉眼就過去了。談著談著,兩人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一直聊到餐廳打烊趕人為止,才依依不捨地互相交換了聯繫方式,各自回家了。

至此,林森孤寂單調的生活似乎一下被秀惠激起了一絲光采。但當他再回到自己又破舊又簡陋的小窩時,心裡突然感到些許失落。回想先前秀惠對他展現的熱絡,和她所流露出與小琴大不相同的細緻與風情,他在這冰冷的小屋再也坐不住了,於是他迫不及待地打電話給秀惠,向她吐露自己當年對她的暗戀之情。一談就是幾個小時過去,兩人誰都不願先把電話掛掉,就這麼聊到手機的電耗完為止。林森激動之餘,不得不回到現實中來,他畢竟有那麼一大堆的書要讀,有一個在遠方等候的妻子,有一份對未來要去履行的承諾,他徹夜無眠,陷入深深的矛盾。

幾天過去了,林森儘量不去回想那天和秀惠的邂逅,試著去撲滅心中燃燒的野火,去做一個負責任的男人。一天下午,他上完課往回家的路上走去,他故意放慢步伐,好在心裡盤算回家之後到底是吃速食麵還是煎蛋加饅頭。就在快要到住處大門口時,一股川菜的香味從他宿舍的樓道裡飄出來,他邊走邊想:這是誰家這麼幸福,吃起家鄉菜來了!當他走進了自己房門一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凌亂無序的屋子早已被收拾得井井有條,攤了一桌子的書籍文具突然都歸了位,從床上、地上到沙發上隨手亂丟的髒衣服全都不見了,小廚房的水池裡堆積的鍋碗瓢盆都一一被清洗乾淨,就連平時要掩鼻才能如廁的馬桶都變得鋥亮芳香了。「是秀惠!」林森緊張得幾乎要窒息,只見秀惠挽起了長髮捲起了袖子,正忙著把她燒了一桌子的川菜排放好,看著眼前突如其來的變化,和那一桌子誘人的川菜,林森的心理起了化學反應,一時之間卻不知說什麼才好。

這是林森到美國兩年來頭一次吃到如此道地的川菜。吃完後他們一起說著笑著地擦了桌子洗了碗,秀惠嬌聲用帶著責備的口吻問林森:「這些年來怎麼沒去找個女朋友來幫襯一下自己?」林森本想提小琴的事,但話剛到了嘴邊又嚥了回去。稍停了片刻,這片刻中林森的心中有一場爭戰,他是裁判,他讓他的惡戰勝了他的善,他竟然告訴秀惠說:「我只顧著上學讀書,沒有時間找女朋友,所以目前還是單身一人。」他沒想到他日後要為這席話付上幾乎傾家蕩產的代價。秀惠聽後喜出望外,從此她經常來幫林森洗衣做飯收拾屋子,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密切。就這樣,林森背著小琴開始了他在美國的婚外戀。

隨著感情的發展,秀惠乾脆搬來和林森同居。她每天除了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之外,就是燒許多林森喜歡吃的菜,絲毫沒有要回國的意思。日子久了,林森開始心生疑慮。一天晚上,他們邊吃飯邊喝了點小酒,林森問秀惠哪來的錢在這裡大大方方地開銷,秀惠借著酒意透露了她的祕密。原來,她在國內是銀行的中層主管,這次來到美國根本不是商務考察,而是她捲了一大筆款項後潛逃到美國來的。國內警方已經發了通緝令要逮捕她歸案,所以她回不去了。於是,她委託了洛杉磯一家仲介幫她申請政治避難的綠卡,現在正在等待中。移民局在收到她的申請就先發給她臨時工卡,讓她可以找工作。由於她手上有一大筆贓款,她就和國內的好朋友聯手做起了名牌產品的生意,把真品運回國內賣大價錢,再把錢買了許多假貨運過來倒賣。膽小的林森聽了秀惠的故事後,嚇得渾身直冒冷汗,可是他在美女面前忍不住寂寞,在美食佳餚前又耐不住飢餓。於是,他雖然內心矛盾,還是和秀惠一起生活了半年。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林森慢慢地發現秀惠是個假話連篇善惡不分的女騙子,他心中打定了主意要儘快地離開這個女人。可是,反思自己不也是騙了她?還吃她的喝她的。又再尋思自己還有半年才畢業,倒不如再拖一陣子。

一天,林森跟著導師去合作的機構做科研,一去就是幾天。系裡的同學將一疊林森的信送到林森的住處。秀惠來回翻了一下,有幾封帳單和林森的家書,和一封從國內一家醫院寄來的信。秀惠看著信封上娟秀的字跡,把它拿在手上許久,終於在第六感的驅使下,還是忍不住把這封信打開看了。

信中寫道:「阿森你好嗎?好久沒有你的消息了,知道你讀書很忙很辛苦,甚是掛念!要多吃有營養食物,不能老是吃速食麵。這個月我們發獎金,我明天領了工資就一同給你匯過去……思念你的妻子  小琴」看到這裡秀惠大吃一驚,正在她上火著急的時候,一件事讓她的心稍稍放鬆了下來。原來,秀惠在國內曾有過兩年的婚姻,她和一般女人的生理狀況不同,一年只能排兩次卵,據醫生的診斷,她懷孕的可能性少於百分之十。為此,她和前夫結婚兩年一直懷不上孩子,因此前夫就和她離了婚。近來,她總是胃口不好而且常感到惡心,嘔吐不停,起初她以為是得了腸胃病,可是一個多星期了還是不見好轉,她就去買了驗孕試紙,結果發現她真的懷孕了。秀惠心想,即使林森已婚,她以自己的姿色和廚藝攏絡了林森的心和胃,這下又懷了林森的孩子,林森應該會做出聰明的決定,於是就安心靜待林森回來。

林森回來後,秀惠完全不提小琴來信的事,而是準備了一大桌子的好菜好酒,歡迎林森的歸來。等到林森酒足飯飽,又和林森做完了他喜歡做的事之後,才躺在林森旁邊深情款款地把她懷孕的大好消息告訴了林森。「什麼!」這消息把林森的酒嚇醒了,他坐了起來睜大眼睛看著秀惠。秀惠看林森並不高興,就拿出她的殺手鐧:一哭二鬧三上吊,想硬逼著林森寫下保證書,要他娶她為妻,一輩子對她真心對她好。林森本想再拖一陣子再跟秀惠攤牌。但當秀惠拿出了小琴的來信,林森才發現自己結婚的事被拆穿了,只得硬著頭皮告訴秀惠說:「我們不合適,還是分手吧!」並且建議一起去醫院把孩子拿掉。可是秀惠好不容易懷上了孩子,怎麼可能同意?於是兩人就這麼僵持著。

(上)(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