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7147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故鄉

(魏佩儒.攝影) (魏佩儒.攝影)

只有傻子才會在晴雨不定的天候裡,肖想夕陽。

驟雨洗刷過的成龍濕地,青草和土味濃厚過海水味,魚群活躍地彈出水面。

濕地中有著長滿青草的壘壘土墳,其中一處長出一棵樹木,形成水漾意象。

遠處村落有一戶燈火晃耀的新式建築,原來是升高地基的祠堂。

縱然土地被倒灌的海水浸溽,祖先在土墳和祠堂裡,還是故鄉啊!

汽車的二盞頭燈照射著西濱61公路上點點的反光標,四周黝黑悄然。

縱然直達村落的道路,被人戲稱「窮人的高速公路」,還是故鄉啊!

漫游的魚和安靜的文蛤在塭仔裡,只能居留幾日的水田,可以稱為故鄉嗎?

從前聽到長輩和陌生人寒暄對話,「叨位來?」「我ㄟ故鄉是……」

我的故鄉在哪裡?

在心裡築起版圖;裡面有直言的善知識,有取之不竭的典籍和知識,有暖心可靠的友伴。

它將成為我的故鄉!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