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5845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彈劾審理新階段 參議員書面詢問 傳證波頓?兩黨角力

共和黨籍國會參議員史考特(左)和布朗在議場外講述彈劾案進展。(路透)
共和黨籍國會參議員史考特(左)和布朗在議場外講述彈劾案進展。(路透)
彈劾川普案進入實質審理階段,參議員用書面詢問控方與辯方,圖為彈劾案的詢問卡。(歐新社)
彈劾川普案進入實質審理階段,參議員用書面詢問控方與辯方,圖為彈劾案的詢問卡。(歐新社)

對於烏克蘭「電話門」風波而遭彈劾,川普總統向來堅稱,與烏克蘭打交道「一切完美」;在參院29日的彈劾審理中,川普辯護律師團則出現與川普不一樣的論述指出,扣留對烏克蘭軍事援助做為政治利益交換條件,就算確實曾經發生,也不足以構成彈劾理由。

川普辯護律師團重量級成員、哈佛大學退休法學教授德修維茲(Alan Dershowitz)指出,每一個政治人物都把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緊密掛鉤,因此烏克蘭「電話門」的作為並不能做為彈劾川普的理由。

從29日開始,彈劾審理在參院進入了新的階段,參議員透過書面型式對詢問民主黨彈劾經理以及川普辯護律師團隊發問,至於接下來是否傳喚證人,仍是雙方攻防重點。

共和黨方面希望彈劾案在參院速戰速決,讓川普迅速脫身。民主黨方面則想方設法要在參院審理期間傳喚更多證人,特別是前任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

兩黨參議員將在29、30日兩天、共16小時的質詢中輪流提出書面問題,由主持的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宣讀提問,參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提問民主黨彈劾案經理,在沒有關鍵證人或證據的情況下,聯邦參院能否進行公平合理的審理?

彈劾經理謝安達(Adam Schiff)回答,肯定沒有辦法,「尤其是像川普總統前國安顧問波頓這種直擊事件核心的證人,自願出席作證卻被拒絕的情況,與陪審員所說的公正大相徑庭」。

而川普團隊的辯護律師菲爾賓(Patrick Philbin)則表示,若傳喚更多證人,彈劾案的審理將難見盡頭,且會給未來的彈劾過程開創不好的先例,審理也可能會基於明顯黨派利益;他並稱,若傳喚波頓等證人出席,參院的彈劾審理有可能會「被拖長至數月」。

波頓的爆料新書透露,他曾聽到川普親口提到,想扣住烏克蘭軍援,直到烏克蘭同意調查民主黨參選人白登(Joe Biden)及白登兒子杭特‧白登(Hunter Biden)為止。波頓書中所描述的內容,剛好呼應眾院彈劾川普的第一項濫權罪名。

針對共和黨籍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書面提問,政治人物若有交換條件(quid pro quo)的手段,是否絕對代表違法,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主持的問答程序中,德修維茲答覆說:「簡而言之,並沒有。」

德修維茲說,許多政治人物尋求連任時,把自己的政治利益與公共利益綁在一起,「這就是為什麼試著對一位總統進行精神分析,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雖然眾院彈劾經理和總統律師29日就未來是否傳喚證人相互詰辯,但民主黨議員在29日下午被媒體問及是否有機會傳喚證人或獲取新證據時,開始流露出不樂觀的態度。

參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說:「關於證人與證據,我們一直都明白是一場硬仗,因為總統跟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都對相關人士施加了龐大壓力。」

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在實質審理階段,仍是主要的彈劾經理。(美聯社)
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在實質審理階段,仍是主要的彈劾經理。(美聯社)
民主黨盼前任國家安全顧問波頓能在參院作證,圖為波頓去年一月檔案照。(Getty Images) 民主黨盼前任國家安全顧問波頓能在參院作證,圖為波頓去年一月檔案照。(Getty Images)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