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5300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重蹈非典覆轍 習體制暴露重大缺失

剛於24日結束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全球政商雲集,但沒有人「震撼力」比得上未出席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因為23日他的政府下令「封城」,將1100萬武漢人困在城內,不讓民眾離開。史無前例的舉動,人們關注這個決定是否有如「間接殺人」?因為武漢市比「非典」(SARS)傳播力更強的新冠狀病毒正廣泛迅速擴散,感染和死亡人數不斷增加,醫院擠滿病人,網上傳聞感染者已超過1萬人。

25日最新消息說,英美兩位學者研究顯示,目前武漢只發現5.1%感染者,估計到2月4日,感染人數將增至13萬至27萬之間。當前最重要工作自然是防疫,但回顧12月8日爆發感染至今40多天,大陸又重蹈2003年非典覆轍,釀成巨災,習近平政府應負最大責任。

一,由上而下的體制存在巨大缺失:20日晚間習近平在央視發表新冠狀病毒講話,要求各地政府做好防疫和控管,維護社會大局穩定。他講話前和講話後,整個中國官場出現巨大變化;講話後,武漢和全國各地紛紛公布新病毒感染人數,數字天天急跳增加,震驚全球。但每天公布數字的情況,與習講話前地方官員一味淡化和隱瞞疫情恰成強烈對比。

習談話之前,武漢市府一直不承認新病毒「人傳人」,強調疫情可防可控,情況不嚴重。感染潮初起時,市府還以散布不實感染消息逮捕八人;一名逃到北京的武漢人,因在網上揭露感染情況,竟被武漢公安追蹤到家,向他發出遙控警告。這些情況反映,武漢市府一直淡化和隱瞞疫情。習20日講話同一天,武漢已出現人傳人病例,並有14位醫護人員感染病毒;從武漢流出的視頻顯示,醫院擠滿病人,多到一排排坐地上,甚至躺地上,但醫院沒有足夠病床,醫護人手也不夠,不能替所有病人治療,只能要病人回家自我隔離。

習近平講話,是因紙已包不住火。為什麼講話前後出現如此巨大落差?因為中央搞嚴密控制,推行由上而下的體制,任何大事必須層層上報,下級官員沒有決策權力,必須呈報上級批准;武漢市衛生局沒權也不敢公布疫情,必須向省政府上報;省長和省委書記再向中央匯報,最終上報到習近平的親信。親信多方考慮,揣摩上意,決定如何向習報告,他不喜歡聽的不能報,只報他願意聽的,由上而下的體制和層層上報過程,正是疫情爆發後一個月,才上報到習近平的原因。決策延誤造成疫情迅速擴散,原因在此。

更重要的,地方官員不敢公布和淡化疫情,使人民不知道真實情況,不知病毒和傳染的嚴重性。香港病毒學專家管軼22日到武漢實地考察,他去武漢看一個市場,看到哪裡衛生環境極差,滿地是水,空氣不流通,最適宜病毒傳播;他感到最可怕的是,人們還在辦年貨,好像不知病毒正迅速傳播。他認為,新病毒傳播能力十倍於2003年的非典,所以愈想愈恐怖,立即逃回香港。

二,醫療政治化:在自由平等的社會,醫師和護士各有專業,對病情都有自己的判斷。但在中共體制之下,醫護的專業判斷必須向政治讓路;官員應對疫情的考量,首先是公布消息是否引起社會不安,其次是公布消息是否引起上級不滿,影響自己仕途前程。醫療政治化後,一切決策就會變質。習近平講話前,武漢市政府淡化和隱瞞疫情原因在這裡。

中國政府下令封城,目的是不讓感染者離開武漢,避免病毒傳播到全國各地。有人讚揚說,封城是必須的斷然手段,但從另一角度看,封城也被批評政府視人命如草芥。因為封城後將1100萬人困在市內,不讓他們離開,但市內病毒迅速傳播,醫院空間不夠、醫護人員不足,也缺少藥物,必須向外界徵集,連食物都被搶購一空。試問人民如何防疫?難怪病人向醫院求醫,醫院無力治療,只能叫百姓回家自我隔離。

截至25日,官方公布,確診病例1975個,56人死亡,疑似病例2684個;除了西藏,大陸各省全淪陷,但最壞情況可能還未到來。英美兩位學者研究顯示,估計到2月4日,將有13萬至27萬人感染。一周前,英國一位專家用科學模型估計,武漢可能有1700人感染。當時被批評為說法太誇大,但轉眼間證實他預測沒有誇大。現在英美專家又估計,再過十天,感染人數將超過10萬,擴散速度比SARS快很多,顯示最壞的情況可能還未到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