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976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疑為左右華郵」貝佐斯手機遭駭 黑手指向沙王儲

貝佐斯(左)2016年訪問沙國首都利雅德時,與王儲合影。(Getty Images) 貝佐斯(左)2016年訪問沙國首都利雅德時,與王儲合影。(Getty Images)
亞馬遜創辦人與「華郵」老闆貝佐斯的手機遭駭,據說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儲有關。圖為被沙國情報人員殺害的原華郵專欄作家卡舒吉。(美聯社) 亞馬遜創辦人與「華郵」老闆貝佐斯的手機遭駭,據說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儲有關。圖為被沙國情報人員殺害的原華郵專欄作家卡舒吉。(美聯社)

聯合國人權專家22日指出,亞馬遜網站(Amazon)創辦人、「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使用的手機顯然遭駭,幕後主使則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目的在於干預「華盛頓郵報」對於沙國的報導,甚至讓報導「消音」。

貝佐斯22日在推特發表一張他在2019年間參加「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逝世周年追悼會的照片。英國「衛報」(The Guardian)21日報導沙國王儲沙爾曼指使駭入貝佐斯,消息見報後貝佐斯的社群媒體帳號一直保持低調。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 Human Rights Council)指派的人權專家卡拉馬德(Agnes Callamard)、凱耶(David Kaye)呼籲美國應該立即調查此案。卡拉馬德是研究死刑與暗殺的專家,凱耶則專攻言論自由研究。卡拉馬德與凱耶接獲貝佐斯委託調查手機遭駭事件的FTI顧問公司(FTI Consulting)呈交的調查報告之後,發表了聯合聲明。

●影片疑藏病毒 竊大量機密

貝佐斯委託完成調查報告顯示,貝佐斯與王儲沙爾曼2018年在洛杉磯一場晚宴上交換電話號碼,後來貝佐斯接到王儲沙爾曼透過WhatsApp帳號傳來的一段MP4影片之後,手機可能就遭駭了。2016年,貝佐斯為擴展亞馬遜雲端服務而前往沙烏地阿拉伯訪問期間曾拜會王儲沙爾曼,兩人第二次碰面是王儲沙爾曼2018年的訪美之旅。後來亞馬遜把中東據點設在巴林。

數位偵查發現,貝佐斯手機在2018年5月1日遭駭,駭入方式是透過王儲沙爾曼WhatsApp帳號傳給貝佐斯的一個影片檔。手機資料顯示,貝佐斯手機收到影片檔之後數小時,手機使用狀況便出現了「不尋常且極端的變化」,手機內有大量資料被截取送出,問題持續好幾個月,都沒有被發現。

根據調查,王儲沙爾曼寄影片檔給貝佐斯的時間,是在經常批判沙國當局的華郵沙裔記者卡舒吉遭到沙國情治人員在沙國駐土耳其伊斯坦堡領事館謀殺的五個月之前。

貝佐斯收到影片檔案的當時,王儲沙爾曼在沙國聲望極佳,被認為推動沙國重大社會改革功勞甚多,但卡舒吉則在「華郵」專欄持續撰寫文章,指控王儲沙爾曼整肅異議分子的黑暗手段。

卡舒吉遇害之後,「華郵」嚴厲譴責沙國政府,連續數周在報紙公開要求沙國必須為這起謀殺案負起責任。

聯合國人權專家指出,就在沙國政府應該調查卡舒吉命案並起訴涉案人員的同時,私底下其實悄悄針對貝佐斯及亞馬遜網站啟動大規模的網路行動,因為貝佐斯就是「華盛頓郵報」的老闆。

參與貝佐斯手機遭駭調查的社運人士艾巴格達里(Iyad el-Baghdadi)對美聯社表示,很顯然,沙國方面駭入貝佐斯手機,目的在於箝制言論自由。

艾巴格達里說:「他們並不是基於商業目的想扯企業家後腿,也不是衝著亞馬遜而來,完全是因為華盛頓郵報。」

●沙國駁斥:一切毫無證據

沙國外長費瑟(Faisal bin Farhan Al Saud)表示,有關沙國駭入貝佐斯手機的指控,「完全是沒有根據的。」

費瑟在瑞士(Davos)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會議時對美聯社記者表示,有關駭入貝佐斯手機的傳聞都是空穴來風,「說法站不住腳,也都毫無證據。」他說:「一切都是臆測之詞,倘若有具體證據,我們希望能夠看到。」

貝佐斯(左)參加卡舒吉遇害周年紀念活動,與卡舒吉的未婚妻交談。(路透) 貝佐斯(左)參加卡舒吉遇害周年紀念活動,與卡舒吉的未婚妻交談。(路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