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789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馬村春晚

馬村英文是Mukilteo,人口兩萬多,位於西雅圖北郊,俯仰之間是普吉特海灣和連綿雪山。由於發音拗口,遂以馬村命名,鄉土又貼切。

村子雖小,因好山好水,近些年引來不少華人,藏龍臥虎。先我一年進村的一位,姓宮名江青,武漢體育學院畢業,能歌善舞會使劍,來美幾十載,南征北戰,除了發起活動時把白姓先生使來喚去,緊隨其左右,也把華人牢牢地凝聚在一起,每到一地,便撒下華人舞蹈團的火種。悠悠鄉愁中,她更把春節晚會這台中國的鬧猛戲引入村中。

春晚的主角自然是江青創辦的馬村「北雅舞蹈團」,大部分團員已退休,年齡跨度從四十多到七十多,來自兩岸三地。儘管她們的廣場舞姿不輸其他大媽團體,但要在村文化中心的舞台上文藝一番,還是面臨挑戰,於是公寓活動室、文化中心,甚至江青老白自住的「白宮」,都成了扭秧歌、踩碎步、輕歌曼舞的訓練場。

為了讓接送太太的男士們消磨時光,或「給男生們一個做綠葉的機會」,江青鼓動男士們索性組個家屬合唱團,「也上台風光一下」。我的破鑼嗓子就這樣濫竽充數了。

村中只有幾十戶華人,要組織一台兩小時的戲不易。發愁中,眾人卻發現自我潛力──你唱歌又攝影,我跳舞又打拳,他拉琴又指揮,有幾戶舉家上陣,倒也樂不思蜀。

歡樂既可傳染也應散播,獨樂不如眾樂。於是,馬村華人廣邀鄰村華人,一傳十十傳百,引來遠近幾百賓客,扶老攜幼。春節時,可容納數百人的、有現代化音響燈光舞台的村文化中心大廳,本是馬村西人結婚慶典的場所,此刻大紅燈籠高高掛,空氣瀰漫喜樂,年味四起。華報、洋報記者齊聚一堂,一探春晚的東洋鏡。

我兼任後備「攝影師」,隱於大廳盡頭,透過廣角鏡一覽滿目盛況,心潮澎湃。

舞台下,十幾個圓桌鋪開,紅桌布上的紅紙牌寫有入座人名字,恍惚赴了國賓宴。眾賓把自帶的拿手菜擺在大廳後一溜連接的長桌上,百家自助宴,香氣蒸騰繚繞,撲面而來:秀氣端莊的江南菜,豪情四射的東北菜,辣人心脾的四川菜,清口回腸的廣東菜,以及融匯了五湖四海風情的台灣菜……爭鮮鬥味。

舞台上,北雅舞蹈團或柔情似水,或奔放似火。紅綢舞飄著塞北「歡樂春節」,蒙古舞踢著草原「天邊」,彩扇舞搖著水鄉「茉莉花」,旗袍秀踩著西洋貓步,蘊著中華古典……。

家屬合唱團一襲紅上衣,本是綠葉卻紅通通登場,當作為報幕員的高中生女兒報出是男神合唱團時,看著信心滿滿、皺紋也滿滿的男神們,台下一波嘻笑,聽不清是鼓噪還是鼓勵。「我們都是神槍手」、「外婆的澎湖灣」兩曲唱罷,竟贏觀眾掌聲不息,「再來一個」的歡聲此起彼伏。我們男神十枚,長者已過八十,一再的謝幕中湧出頑童的感覺,久違,好想「再來一個」。

就這樣,遠離家鄉的遊子,在好山好水好寂寞的他鄉,在無人知曉的馬村,一年又一年,疏解濃濃鄉愁,煥發久遠青春,傳播中華文化,更向下一代款款傾訴:「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