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781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來看書吧

書摘│妖刀與天劍

日本九州平戶藩。

平戶位於日本九州最西端的平戶島上,與朝鮮隔對馬海峽相望,與中國黃海、東海之濱的距離最近。自古以來,三國之間的商貿絡繹不絕,16世紀歐洲商船東來,也是以此地作為貿易根據地,是以雖只是一個比較偏僻的藩地,卻是當時日本對外的重要門戶。

元和二年(公元1616年),日本曆陰曆4月17日午前巳時,幕府大將軍德川家康在家鄉駿府城溘然逝世。

第五天,從大坂府來的快馬信差將這個重大消息送到了平戶藩,當藩司將此惡耗張貼公布於「復興天守」城閣後,民間普遍揚起一片恐慌的情緒。老一輩的曾經歷過34年前織田信長喪命本能寺、18年前豐臣秀吉猝死等變故,知道強人死後戰亂隨起,談起來都心有餘悸。

加上五天前巳時,一塊熾燃巨石由天而降,落在平戶島的山區,砸出了一個方圓數十步的深坑,落地時引起大火,燒毀一片黑松林。幸好沒有落在人居之地,目睹之人描述巨石飛落時挾霹靂之聲而有紫光射天,落地之後山區昏天黑地,有鬼魅之影幢幢飛舞,繪聲繪影說得口沫橫飛。

民間普遍相信這是大凶之兆,然後就接到家康去世的消息。細算之,兩件事發生時間又完全吻合,各種流言更傳遍市野,憂心者守在家中不敢外出。

過了十幾日,日本本州傳來的消息是江戶城平靜無戰事,國事按部就班並無動亂,民間這才鬆了一口氣,街坊各店舖又恢復了人氣。

這一日,從申時就開始下雨,雨勢愈來愈大,到酉時猶自下個不停。正對著平戶城門的大街上,出現了數不清的坑坑窪窪,直是少人行。路旁一間居酒屋裡擠了十幾個酒客,這群酒客至少有一半是因為躲雨才進來喝杯清酒。不料雨一下就是一個時辰,反正回不成家,有兩個酒客就著一張木桌擲起骰子來,吸引其他五、六個閒漢圍著看,又是拍手又是吆喝。觀客比那兩個賭客還要熱鬧,有人觀戰了一會就興起參加押注,過了一會,聚賭的已有十人,酒屋一下就變成賭屋了。

這些酒客大多是賺日薪的搬運工人,另外有四個衣著整潔的,一看便知是在公卿或富人家當差的下級執事。他們沒有興趣參與賭博,只把清酒一杯杯往肚裡灌,間或低聲談論主人家發生的八卦事。不遠處的屋角一張小桌獨坐著一個濃眉大眼、臉頰瘦削的黑衫漢子,從唇上到下巴長了一圈濃黑的髭鬚,頭髮又長又亂,也不知有多久未曾修整過。從舉止看來,顯然與這間居酒屋中的酒客格格不入,他只低著頭喝悶酒,對屋裡熱鬧的賭局視若未睹。

賭桌上獨眼的胖子一連贏了五把,引起一陣騷動,也引起酒屋老闆娘的注意;那四個執事人卻似沒有受到任何喧譁的打擾,正在低聲談論一樁事。

獨坐小桌的黑衣漢子閉目仔細聆聽四個執事的談話,一個沙啞的嗓子壓低了音量道:「……那塊巨石自天而降,落地時間正是家康將軍逝世之時。這絕非巧合,乃是天意。」

另一個低沉嗓子的接著說:「棄愚寺的方丈前日開示,這顆天外隕石於午前巳時墜落,原本是上天以凶煞之惡運降我日本,但據目擊者告知,隕石以紫光為首、赤焰為尾,方丈認為此種異象或許是上天憐憫我日本世上苦人多,恩賜我國一次贖罪之機會,這就應驗在德川大君以命贖罪這件事上了……。」

兩個人的聲音都不容易聽清楚,總算冒出一個比較清亮的嗓子打斷道:「聽那老和尚胡說!家康將軍病了好一陣子了,又不是隕星一落下來就猝死,哪有什麼關聯?嘿,你們二位有沒有去現場看過?」

那低沉聲音道:「現場倒是沒有去過,幾個日常為藩府送野味的獵戶卻是特別到現場去仔細看了一回。據他們說,那大隕星在南山松林裡砸出一個幾十步周圓的大坑,總有七、八丈深,坑口的附近一片焦黑、寸草不生,坡上松樹也毀去一大片。」

那嗓子沙啞地問道:「坑裡有啥東西?你那些獵戶有沒有人下去探探?」

「哪個敢?有個仔細的獵人說白天看裡頭,黑壓壓的是啥瞧不真實,天黑了倒能看到坑底隱隱發放紫光,十分可怕,沒有人敢靠近,不過過了數日,好像不再放光了。」

這時那個黑衫漢子用一柄墨色帶鞘長劍支撐著站了起來,緩步走到四人桌邊,單掌當胸而立,恭聲道:「各位執事請了,敝人姓翁名翌皇,來自大明國,有一事想請教……。」

沙啞的嗓音道:「呵,明國人。你能說日語。」

四個人都起立,很禮貌地回禮。那聲音沙啞的衣著比較光鮮,頭上紮了一條小白花的藍色頭巾,看得出是上等棉布,他鞠躬道:「明國來的翁桑,請隨意問不要客氣。」

黑衫青年翁翌皇趕緊也鞠躬行禮:「在下聽說有一顆放紫光的巨石自空而降,落在平戶?」

四人皆點頭稱是,神情和語調配合得十分和諧一致,看得出這四人經常在一起,說話行動已經自動產生默契。

翁翌皇見這四個東瀛人特有禮貌,便又鞠躬一次,問道:「是不是4月17日午前巳時,從西方飛來的紫光隕星?」

四人聽了立刻很認真地低聲會商,經確定後,由那嗓音清亮的漢子代表大家回答:「是、是,就是4月17巳時,從西方飛過來的!」

翁翌皇趕快又鞠個躬稱謝,四人趕快一齊鞠躬回禮。翁翌皇趁勢問了最後一個問題:「請問那顆隕星墜落的現場在何處?」

這回四個執事的回答就不一致了。

「就在我們這裡南面二十里的山坡上……」

「從這裡去要先過一條小河……」

「入山口有藩府公布的禁令呀……」

「你千萬不能去,要被抓到官府去的……」

然後四人話聲戛然而止,湊近半步又開始商議。還是那口音清亮的代表大家作答:「從此處出去左轉向南走15、16里,涉過一條淺河,再走五里就到入山口,右邊有藩府張貼的禁止入山命令。你不會是要去現場吧?進山去就會被抓進官府關起來。」

翁翌皇鞠躬道:「各位執事放心,敝人只是好奇問一問,感謝十分,很多的感謝,我們後會有期。」

說完他便前往櫃檯付帳。老闆娘指著門外道:「雨停了……啊,你要替四位客人付酒錢?」

翁翌皇以指按唇低聲道:「別聲張,請他們喝酒嘛,小事小事。」然後就步出店門,直接左轉一步一拐地向南走去。

天色已暗,翁翌皇走到山前小河時,一場大雨帶來水量,河水已經漲了上來。他從微弱天光裡認定了河中三塊露出水面的石尖,一提真氣向前飛躍,用單足一口氣在河中的三塊石上點過,輕輕地落在彼岸。他慢行時似略有躓踣之虞,這一番單足飛縱,完全看不出不良於行。他雙足雖未沾水,鞋面還是被洶湧的河水略為打濕。

他向著山麓小路快奔而去,這一快奔從背影上就看得出來右腳頗有障礙,以致兩肩一上一下地顛動,但並不影響他的速度。

五、六里的路程中沒看到一個人影,看來酒屋裡那四個執事說的不錯,這山被天外來的怪石砸過,附近百姓皆以為是大凶之兆,沒有人願意在此入山,更何況還有藩司派來的士兵看守入口,任誰也不願惹麻煩。

到了入山路口,果然看到路旁一塊木牌上釘了一塊白布,布告上的字他識得「入山」、「禁止」等幾個漢字。他伏在一塊大岩石後仔細觀察四方,並未見到有任何士兵在看守入口,便不客氣直接進入山區。

一入山林,光線更弱,幸好大雨之後雲層散去。今夜又是滿月,抬頭看那一輪明月,看來不是十五就是十六。憑著月光,翁翌皇很快就從叢林中找到了隕星墜落之地,因為他看到前方已出現被燒死而屹立未倒的松木群,地上的雜草也都成了灰燼。

終於,翁翌皇在一個山坡後面看到隕石撞擊地面形成的大坑洞。

坑洞在月光照射下像一個惡魔張開的巨口,坑口的一些斷木殘枝,有的被燒成焦黑,有的外皮全被巨大力道剝去,露出白森森的軀幹,看上去十分恐怖。

翁翌皇走到坑口向下探望,從月光可及的上半邊可以看到坑壁土壤層幾乎全被撞飛,焦黑的岩層裸露在外,受到直接衝擊的地方都被削平,像是遭到巨斧亂劈亂砍過。往下看黑壓壓的什麼都看不見,看不出這坑洞究竟有多深,也看不到那塊隕石在哪裡。

翁翌皇忖道:「隕石多半撞碎了,散布在這個大坑中及坑外四周,我且摸黑下洞去瞧瞧。」

翁翌皇膽大,那個又深又黑暗的大洞裡究竟有什麼一概不知,但他毫不猶豫地沿著坑壁向下滑落。岩石雖經撞擊削平,但坑壁並非平滑整齊,隙縫及突石仍然遍布,翁翌皇施出輕身功夫一路滑下,太快時便在壁上裂槽或尖凸處施力阻擋一下。他手腳並用,很快就雙腳落地。

黑暗中他察覺到所謂「落地」,其實是落在一塊大石頭上,顯然是隕石撞碎後剩下的大塊「殘石」。

坑洞中溫度與洞外相差無幾,空氣中仍有很濃的草木燒焦的氣味。翁翌皇燃起火熠子細察腳下的石塊,所見與一般岩石並無不同,以手觸摸時卻吃了一驚。

那石頭表面看來與一般石塊無異,觸感卻有如金屬,沁涼似乎更勝金屬,翁翌皇以火光貼近照亮,隱隱看到石頭表面泛出暗紫色。他從隨身當作拐杖使用的長劍鞘中拔出一把斷劍,火光照射在半截劍身上,閃耀著藍汪汪的劍芒。

他暗運真氣,將半截劍在石塊上劃過,不料手中劍竟被一股強大的反彈之力震得幾乎脫手,他大驚之下再次一試,這次將更大的內力貫注腕上,一劍劃下,反彈之力也更大,彈得他單臂高高跳起。

翁翌皇不禁有些不信邪地無名火起。他猛吸一口氣,將十足真力貫注高舉的右臂,順勢猛斬下去。這回改劃為砍,只聽一個怪異的鏗鏘聲應砍而起,怪石被砍缺一小角,細看手中之劍卻是無損。

「好劍!」

一聲響亮的漢語發自洞中,翁翌皇一口吹熄火熠,駭然仗劍四顧,但見洞中一片黑暗寂靜,一時不知發聲之人躲在何處。

(摘自《妖刀與天劍》第三章「隕石」)

【作者簡介】

上官鼎

六○年代新派武俠小說作家,為劉兆藜、劉兆玄、劉兆凱三兄弟集體創作之筆名,隱喻三足鼎立之義,著有多部武俠小說:《蘆野俠蹤》(1960)、《長干行》(1961)、《沉沙谷》(1961)、《鐵騎令》(1961)、《烽原豪俠傳》(1962)、《七步干戈》(1963)、《俠骨關》(1964)、《金刀亭》(1966)等,亦曾幫古龍接手代寫《劍毒梅香》(1960)。1968年宣告封筆,2014年以《王道劍》重出江湖,由劉兆玄獨立完成,後續更跳脫武俠小說的範疇,著有《雁城諜影》、《從台灣來》、《妖刀與天劍》(以上為遠流出版)、《阿飄》(時報文化出版)等小說。

劉兆玄,1943年生,湖南衡陽人,臺灣大學化學系畢業,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化學博士,曾任清華大學校長、東吳大學校長、國科會主委、交通部長、行政院副院長、行政院長及中華文化總會會長,現任中華文化永續發展基金會董事長。

自幼嗜讀武俠小說,就讀師大附中期間,為了掙零用錢,便與四哥兆藜、六弟兆凱合寫《蘆野俠蹤》,自此成名。武俠小說評論家葉洪生曾撰文論:「在18歲少壯之年能寫出《沉沙谷》這樣的傑作,真是天下奇才!」武俠小說大師金庸更盛譽:「台灣在全盛時代,前前後後有五百位作家在寫武俠小說,作品大概有四千部之多。而我個人最喜歡的作家,第一是古龍,第二就是上官鼎。」

【購書資訊】

遠流博識網:https://www.ylib.com

世界書局購書:www.wjbookny.com

郵購專線:718-746-8889ext6263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