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5373/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動保人士闖農場劫走鴕鳥羊駝 營救?偷竊?惹爭議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河濱縣一家異國肉類農場,去年底遭「入室盜竊」,小偷帶走農場上百隻鴕鳥、羊駝、山羊等動物。但類似這樣不單純的盜竊行動,在加州有著悠久歷史。一些動物維權組織以「義賊」自居,認為偷走這些在飼養中遭不人道對待的牲畜,是「解放」牠們。然而,究竟是「營救動物還是小偷?」卻存在爭議。

洛杉磯時報報導,去年12月某天,小偷溜進帕薩克(Andshu Pathak)位於河濱縣經營的異國肉類農場,用拖車載走30多隻美洲羊駝、160隻鴕鳥,以及山羊和鵝等。

該案發生數周後,農場所在占地14畝的土地也引發爭議。動物維權組織稱,該農場「不人道」的飼養牲畜。但帕薩克否認,動物管制官員也指稱,他們多次到農場檢查,未發現疏忽跡象。

然而,從動保活躍人士角度來看,他們不是小偷,而是「解放者」。1985年,一個名為「動物解放陣線」(the Animal Liberation Front)組織,闖入河濱加大科學實驗室,取走450隻動物,包括一隻稀有猴子,這是當時規模最大的「救援行動」。

近期,名為「直接行動無處不在」(Direct Action Everywhere)的組織,被指控在2018年於索諾瑪縣農場搶救雞,被控入室竊盜和共謀等罪。該組織公開宣傳他們救援成果,經常在臉書上進行直播,且不隱瞞參與者身分。

沒有人承認盜竊帕薩克農場,但在遭竊的前十天,非營利組織「動物希望與健康基金會」(Animal Hope and Wellness Foundation)透過臉書招募志工。文中寫道,河濱縣有個地方飼養百多隻動物,這些動物正受苦,且似乎被養在一個廢棄地上,組織一直調查現場,決定採取行動。透過秘密拍攝的影片,飼養動物的現場周圍,是廢棄廁所、埋在泥土中大型動物的腐爛屍體,翻轉的水桶等。

對業者而言,「小偷就是小偷」,帕薩克說,他不願將責任歸咎於動物權利組織,因這會吸引其他更有犯罪意識的機會主義者。

他指出,任何規模相當的農場都會有牲畜死亡,雄性美洲駝和鴕鳥繁殖期會互相鬥爭,這都是野生動物的習性。住在拉斯維加斯的他說,他每月會去農場兩次,且要求工人確保水源中沒有浮游生物,這些動物每周都要餵食1萬6000至2萬磅穀物等,「我養動物是為了牠們的肉,我若不餵食牠們,哪來的肉?」

帕薩克農場的困境源於去年12月,動物救援非營利組織Kris Kelly在臉書發布從街頭拍攝,美洲駝在大雨後站在水坑附近的照片,質疑為什麼當局沒有做些事情,幫助那些挨餓動物。

Kelly說,她收到有人給她的照片,抱怨農場條件,但不知道對方是誰。一周後,動物希望與健康基金會招募志工,相關帖子收到1200多留言,被分享758次。

然而,帕薩克飼養的動物,並未使用所有的土地,影片上垃圾部分,屬於另一個租用者。而先前房客匆忙搬出,留下許多廢棄物,房東拒絕他清理的要求,也拒絕將土地出售給他。

河濱縣相關單位正與帕薩克房東合作,試圖解決相關的土地使用違規行為。動物服務官員Lupe Villa說,自上月出現這些爭議以來,他被要求至另一處物業調查,他也會持續出現,只要有人們打電話投訴。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