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416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艱難的一天(六)

他們在衣物上澆了很多菜籽油,才將東西點燃。火苗沖天而起。那些灰燼被吹到河面上,流向遠方。

棕繃床被沉在水裡,水草和卵石也在那裡,還有一些綠油油、黏糊糊的沉浮物,河水不斷流過它們,無聲地沖洗著它們。

結束後,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包菸分給那些幫忙的人,自己則沿著河的下游,走到與鄰村交界的地方。天黑的時候,他才帶著一身泥濘回家,膝蓋被石塊刮破了,有隱隱的血跡滲出,倒不覺得疼。

回家後,他沒有吃晚飯,逕直躺到床上。他的妻子在沒有點燈的屋子裡織網。黑暗中,梭子摩挲網線發出的聲音,顯得格外刺耳──他沒有和她說話。他已經累得說不出話來,只想好好睡上一覺,等明天醒來的時候,一切就都結束了。

可一閉上眼睛,那個嗡嗡聲就在耳邊響起。他的兒子還沒有走遠,他還在附近徘徊,或許是想要和他們好好道別。那個躺在冰櫃裡的身體不是他兒子的,他不明白天這麼冷,為什麼他們還要把他放到那裡面去。他再也不會起來反抗了,不會把玻璃砸碎,從冰冷的櫃子裡爬出來。

他曾經這麼做過,把家裡的玻璃窗敲碎,把鍋子也砸碎,還有碗。屋子裡到處都是碎片。他沒有辦法了,去找村長,村長叫他給派出所所長打電話,說這樣做的人就應該受到懲罰。他只是去了集市,從那裡買來鍋子、碗和玻璃,直到下次這些東西重新變成碎片,不得不再次購買。

有一年夏天,那是他的第一個妻子跑掉之後,他從外面回來,全身皮膚潰爛,流著膿水。他不再出門,整天躺在床上,看電視、玩撲克牌,罵罵咧咧。他們不敢問他得了什麼病。(六)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