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415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古黃河的女兒(三二)

他無法想像從前的豪宅高牆內,曲徑通幽,庭院深深。

林城對岳母說:我們走吧!

岳母說:你看見欄杆裡面那棵開花的樹嗎?那是合歡樹,我祖母曾在樹下祭奠過她的父母,於是我記住了中國的清明節。

林城後來對沙葦說:那房子我看著難受,但是岳母卻一臉平靜,什麼都能接受。

沙葦說:她都九十多了,鄉愁縈繞了大半輩子。能找到童年的記憶,就很知足了。

林城說:中國向世界打開大門幾十年,變化翻天覆地,童年的街道和房子都找不到了。古巴經濟落後,還有中國八十年代的影子,絕對是中年人懷舊的好地方。

林城告訴沙葦,外國人在古巴用外匯券,中國的八十年代就是這個樣子。

沙葦說,她記得小時候,表舅從台灣回來,就是用外匯券給親戚買冰箱。

林城問:縣城商店裡的玻璃櫃檯你還記得嗎?還有櫃檯上放的機械台秤。

沙葦說:我記得農村供銷社有玻璃櫃檯,牆上掛了小黑板,用粉筆寫了商品名和價格。

林城說:我馬上給你傳照片,這些全都在古巴找得到。那種老電車,帶摺疊門的公交電車,在中國早消失了,在古巴也能找到。

沙葦一邊看照片,一邊驚嘆:古巴小學生的課桌跟我們當年的差不多啊!

林城說:他們依然還停留在那個年代,而我們早已踏上時代的節奏。

沙葦說:踏上時代的節奏又如何?人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物質世界豐富了,精神卻亂了,各種奇葩事天天都在發生。

沙葦沒有想到,春杏和混子也會離婚。

12 氣死那懶老頭

沙葦剛從美國回睢寧的那陣,真羨慕春杏一家人的溫馨和熱鬧。雖然春杏時不時要跟混子鬥嘴打架,縱然幹得雞毛飛天,但是第二天就你好我好,笑成了向日葵。(三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