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414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古黃河的女兒(三一)

那是古巴繁榮昌盛的時期,也是古巴華裔的黃金時代。人聲鼎沸中,衣香鬢影,來來往往的男男女女,最後都模糊成了浮華亂世的一抹影子。

林城告訴沙葦,他和岳母坐郵輪到了哈瓦那,聘了一個當地導遊。西班牙語是他的母語,英語也很流利,林城期待他能找到那家粵劇院。

沙葦說:這麼多年過去了,如果還在,就是奇蹟。睢寧的老電影院我也找不到了。

林城說:粵劇院沒有找到,但是岳母小時候的房子找到了。

找到又如何?物是人非,流離失所,欲語淚先流。載滿她童年記憶的老房子已經面目全非,雕花的鐵欄、雄麗的牆門,凝固了歲月滄桑,沉澱了生命中的悲歡離合,多少愛恨和情仇。

昔日宏大華麗的庭院一分為三,變成了老人院、學校、居民區。居民區門口密密麻麻的分戶電表,亂七八糟的電線像蜘蛛網一樣爬在牆上。看得人怵目驚心,讓林城以為穿進八十年代北京老胡同的大雜院。

導遊對他們說,卡斯楚發動了革命戰爭,富人紛紛逃到了美國,他們的房子都被無產階級占領了。

林城說:這個我們都知道

導遊說:華人都是有錢人,所以跑光光。

林城說:難怪哈瓦那的中國城看不到中國人。

導遊又向林城推銷古巴革命時期的老郵票,那些煉鋼工人、農場幹活的農民、威嚴持槍的解放軍,讓他回想起自己當小畫童時,何老師讓他們臨摹的畫。

他拿著郵票對岳母說:太像了,太像那個時代的中國。

岳母搖頭嘆息,她心目中的中國不是這個樣子。

零亂違搭的建築肆無忌憚衝進林城的視野,凹凸不平的道路上,汙水橫流,流浪狗從一個垃圾堆跳到另一個垃圾堆。裝滿破舊家具的三輪車,響著鈴鐺匆匆遠去。空中灰塵紛飛,迷亂了心思,恍惚被捲進了另一個時空。(三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