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394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徵文》賀歲和唱古詩詞

日月如梭,轉眼幾十個春夏秋冬。想到遠去的往昔,在1984年春節,那也是生肖鼠年。

當年交通仍不發達,我工作的城區離鄉村子不過20多里路,也得提前買好車票,等到午間帶上新年禮物搭車回鄉。剛好看見堂兄策哥也走上車來,頓時喜出望外。

策哥是我二伯父的兒子,在香港某公立學校教書。五年前,堂嫂與女兒到香港與策哥團聚,但二伯母始終不願離開老家。春節策哥有公眾假期,他專程返鄉陪伴老母親過年。

自小喜讀古詩詞的策哥,在學校教導中國文學,學生愛聽他講課。據說跟他學習古詩詞的學生,都能即時背誦幾十首古詩詞。

恰逢農曆甲子年鼠年,充滿節慶熱鬧氣氛。策哥回到村子第二天,我與他來到村子祠堂看村子的 「中國龍」,我們村子自立村以來就有舞龍風俗。

在祠堂門前,有一群比我們來得更早的孩子,還有一位八十長者陳老先生,他多年前在城區中學退休。兩位老師見面,互賀新年。忽聞在旁的老華僑興伯帶著興奮說:「我聽說兩位老師酷愛古詩詞,那就不妨教教孩子們。」話音落下,在場孩子大聲稱好。

策哥毫不推辭,應道:「我先吟詠宋代大詩人蘇軾的《守歲》。這首古詩詞表達了對舊年的留戀,滿含對新年的希望,教我們珍惜大好時光。」他吟道:「欲知垂盡歲,有似赴壑蛇。修鱗半已沒,去意誰能遮。況欲繫其尾,雖勤知奈何。兒童強不睡,相守夜歡嘩。晨雞且勿唱,更鼓畏添撾。坐久燈燼落,起看北斗斜。明年豈無年,心事恐蹉跎。努力盡今夕,少年猶可夸。」

這邊策哥吟詩方罷,那邊陳老先生笑說:「我背唐代詩人孟浩然的《田家元日》。」他琅琅上口,「昨夜斗回北,今朝歲起東。我年已強仕,無祿尚憂農。桑野就耕父,荷鋤隨牧童。田家占氣候,共說此年丰。」

香港回來的策哥與本地的陳老先生,一唱一和吟詠十多首古詩詞,博得熱烈掌聲。

興伯提建議:「今年鼠年,來些與鼠相關的古詩詞如何?」策哥再次吟唱:「我吟唐代李商隱的《夜半》——三更三點萬家眠,露欲為霜月墮煙。斗鼠上堂蝙蝠出,玉琴時動倚窗弦。」陳老先生笑瞇瞇說:「那我詠唐代張九齡的《奉和聖制衕二相南出雀鼠谷》——設險諸侯地,承平聖主巡。東君朝二月,南旆擁三辰。寒出重關盡,年隨行漏新。瑞云叢捧日,芳樹曲迎春。舞詠先馳道,恩華及從臣。汾川花鳥意,并奉屬車塵。」

時間流逝,已是多年。那一場洋溢濃濃賀歲年味的和唱古詩詞,不僅使在場人們歡聲笑語,也讓我深刻毋忘。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