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385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年夜飯和金蛋餃

小時候初雪飄過,我開始盼過年。過年可以穿新衣、放鞭炮,串門吃糖果,拜年拿紅包。

我盼望過年的時候,媽媽忙著囤年貨,準備年夜飯。年夜飯是年末最重要的晚餐,奶奶說,年夜飯的菜餚有講究,既要味美,又要顧及食物的寓意。燒一條頭尾齊全的魚,象徵年年有餘;爪和抓同音,年夜飯裡有燜豬爪,新年裡能多「抓」錢;湯圓代表團圓,餃子像元寶,年糕年年高。

我家鄰居是北方人,大年三十包餃子。南方人不會擀麵皮,我們過年煎蛋餃。蛋餃不名貴,食材只用雞蛋和豬肉,做起來頗費功夫。媽媽把胛心肉剁成肉糜,肥肉七成瘦肉三成,加料酒和鮮醬油,拌出肉餡好滋味。蛋餃猶如金元寶,金燦燦的蛋皮裹著汁濃鮮美的肉餡,咬一口齒頰留香。

小年夜,我坐在小火爐旁,將一柄銅鐵長勺擱在火苗上,拿豬板油在勺底擦出油星,放入蛋液,輕輕搖成圓形。蛋皮即將凝固時放肉餡,用筷子折成蛋餃。

蛋餃是醃篤鮮中的重頭菜,「醃篤鮮」是江浙菜,三○年代在上海以「冬筍醃鮮湯」揚名。「醃篤鮮」的「醃」是指醃製過的火腿,「鮮」是新鮮嫩冬筍,「篤」在我們方言中是慢燉的意思。媽媽用慢火將火腿、蹄膀、土雞篤成濃湯,加冬筍,最後用蛋餃封頂。

某年小年夜,媽媽沒有讓我做蛋餃。那時買雞蛋魚肉需要票券,票券是按家庭人口派發的。當時舅舅患重病,吞嚥困難,只能吃容易下嚥的蛋羹等,媽媽把雞蛋券全送給舅舅。

大年三十晚上,家裡來了一個中年男人。客人自報姓陳,是我們老家的鄰居,他家住七號,我家住十五號,雖說不是緊鄰,他母親和我祖母經常一起曬太陽,聊家常。有一次陳叔叔母親問我祖母借了五元錢,彼時窘迫,久久沒能償還。

後來我家搬走了,陳阿婆沒有忘記欠下的錢,經常念叨,卻找不到我家新地址。陳阿婆臨終前放不下此事,囑咐兒子務必把錢還給我奶奶。陳叔叔遵從母親的遺願,到處打聽我家住址,鄰居的鄰居,同事的同事,朋友的朋友,無一遺漏。陳叔叔輾轉找了好幾年,終於在那年的大年三十來到我家。

爸爸沒聽奶奶提起過這事。陳叔叔說明詳情,鄭重其事地奉還五元錢,留下一個大蛋糕。當媽媽打開蛋糕盒時,我們都愣住了,蛋糕盒裡裝滿了蛋餃,金燦燦的蛋餃帶著熱氣,散著香氣,映得滿堂熠熠生輝。我問爸爸,陳叔叔怎麽知道我家缺蛋餃?爸爸說,心誠則靈。

光陰荏苒,遊子漂泊,如今我僑居異國他鄉,年味淡了,舌尖上的年味揮之不散。我們和親朋好友聚餐,同吃中國菜,共度除夕夜。讓我們遺憾的是,這裡沒有小爐子,沒有銅鐵勺,年夜飯沒有蛋餃,年味之香少了一縷金色的閃亮。

某年除夕夜,我們去朋友家聚餐。大餐桌上擺滿各式佳餚,廚房的爐竈上燉著熱氣騰騰的砂鍋,我們大快朵頤,不亦悅乎。當朋友把砂鍋端上餐桌,掀開鍋蓋,屋內響起了一陣歡聲笑語:「醃篤鮮!」原來朋友的母親來探望兒孫,帶來一把銅鐵勺,老人家用細幼的火苗,慢慢煎了一盤金燦燦的蛋餃。

在眾人的讚嘆聲中,我想起陳叔叔的蛋餃,每個蛋餃包裹著美味,飽含著濃濃的情誼。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