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250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徵文》童年的春節

節日日趨商業化,很多農曆新年的傳統習俗,漸漸被新時代的風氣所取替。例如登門拜年改在茶樓團拜、「利是」改在手機以電子紅包收支、甚至索性一走了之,跑到外國去「避年」、因而街上再也不見人來人往、穿紅著綠、大籃小籃的熱鬧情景。幸好我媽媽非常守舊,就算搬到美國後,每逢春節將臨,都會親手做幾款節慶美食,令滿屋生香,使我不由想起孩童時代在香港過年吃之不盡的家庭美味小食。

記得從大掃除後第二天起,嫲嫲就開始點燈換盞,每天早晚都在地主公和祖先神位前上香,令客廳整天有股香燭的芬香。與此同時,海味臘味、糖果生果等「年貨」,也一袋袋從街市搬回來,令我每天放學回家,都聞到陣陣春節獨有「年味」。

愈近歲晚,媽媽和嫲嫲就愈忙。發糕、油糍、酥角……逐一出爐,都是各具特色、別有風味的美食。我和哥哥總是坐在一旁,除了吃,還盡可能找機會「幫手」,一來覺得好玩,二來是想藉機拖延做功課的時間。

每一種糕點都有其特定寓意。

如我的至愛油炸角,又名酥角,就代表「嶄露頭角、出人頭地」的意思。做法好像並不複雜,但要做得鬆化甘香,就需有點真功夫。而我嫲嫲所做的酥角,色澤金黃,模樣飽滿又帶稜角,尤其摺口的齒輪,細緻而整齊,就像打印出來似的。雖然餡料只有沙糖、花生碎和椰絲,可是吃起來索索香脆,非街上買來的所能相比。為了「全氣」保持鬆脆,炸好後媽媽就用曲奇盒盛起來,整個正月,真數不清我的小手曾把曲奇盒開了多少次。

糕品就更多,如蘿葡糕、馬蹄糕、芋頭糕、年糕和雞蛋糕等,都無非取其「步步高陞」、「快高長大」等好意頭。不過也真好吃,尤其是芋頭糕,也不知嫲嫲從哪兒學來的,做得又香又綿,我最愛吃。可惜哥哥不讓我多食,怕吃多了晚上繽炮(屁)放個不停,令他透不過氣來。

至於糍類,款式也不少。圓圓的煎堆,出爐時嫲嫲總會喃喃自語:「煎堆碌碌,金銀滿屋!」而跟著下鍋的,還有糍仔,小拳頭般大小,頂上生筍,炸好後有點像慈菇。因台山人習慣叫小男孩的「小鳥」為慈菇丁或糍仔,故而糍仔就有添丁或連生貴子的意思。當時我就想,媽媽是否還想為我們追個小弟弟呢?

此外還有糯米粉做的「出臍」(糯米糍)、湯丸等等,表示出彩、團圓……總之都是又好味又好彩頭的。

我和哥哥最喜歡看著嫲嫲開麵塘和搓粉,又推又打,好不吃力。這時我們就趁機「幫手」,以練習剛從漫畫書中學來的鐵砂掌,結果每次總是弄得滿身滿臉都是粉,逗得媽媽直瞪眼。

現在老大成家了,太太和我雖不懂親手做這些應節美食,但每年到了歲晚,都會循例買些年糕和糖果擺在案頭,算是壓歲和賀年,好為小家庭增添點年味和喜氣,也給孩子們營造些春節的氣氛,希望她們日後也有充滿美好歡欣「過年」的回憶!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