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2427/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新聞好好看

長城腳下民宿 不收錢只蒐祕密

小段傾聽房客分享。(取材自一條) 小段傾聽房客分享。(取材自一條)
小段在長城下的民宿。(取材自一條) 小段在長城下的民宿。(取材自一條)

許多人的夢想是開民宿賺錢,但你有聽說有人開民宿來收集陌生人私密故事嗎?在北京長城腳邊,就有這樣一間彷彿隱世的民宿,每晚都有聽不盡的內心故事。

據「一條」報導,2015年,感覺被生活掏空的北京人段明強,在長城邊找到了一處老宅,一番改造後,為自己造了一個精神避難所,時常一個人過來種菜、睡一晚。去年年初,他決定開放這個「避難所」,透過網上徵集,以免費食宿作為「交換條件」,邀請陌生男女分享故事。

除了要求來客分享私密故事,段明強還會要每個陌生人都帶一本對自己影響深刻的書,留在這裡。他說:「這些不會對家人、愛人講的私密故事,卻可以對我毫無顧忌地分享,這種陌生人之間的信任,很奇妙。」

一直在IT業工作的段明強是「70後」,山東人,喜歡別人叫他「小段」。他形容自己是一個拒絕成熟的中年人。偶爾,他會請一些認識多年的好友,到這裡聊聊各自的近況。後來他發現,來過這裡的朋友,竟然都說出了很多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事情。「十年好友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每回都感覺又重新認識了他們一次。」

這件事對小段的感觸非常大,所以他開始嘗試邀請陌生人到這裡分享私密故事,以免費提供一天的食、宿作為交換條件,「我想試試看,能不能做出一個中國版的『一千零一夜』。」

2018年的冬天,小段經過朋友的朋友介紹,請到了第一對陌生人來這裡分享私密故事,他們結婚40多年,是典型的中國式婚姻裡的一對夫妻。

來的那天,夫妻倆從外院的自在亭,聊到餐廳,又到書房喝酒。他們慢慢地才講出了各自這麼多年的委屈,最終兩人抱頭痛哭。

看到他們在這裡得到了和解,小段特別開心:「很多夫妻間的矛盾,就是試圖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但結果卻恰恰不是對方想要的。」

CC是目前所有來的陌生人中最勇敢的一個。他今年33歲,是一名攝影師。CC是在中國傳統家庭中長大的男生。十歲第一次接觸到了人體素描後,才意識到自己「不喜歡女孩」。

他16歲就離家到北京求學,2017年,CC30歲生日的時候父母來北京看他,聊到愛情觀時,CC感覺到了父親的欲言又止。他主動說「我喜歡男孩」,父親的第一反應是愣住了,母親情緒非常激動,拉著CC說:「我們去看病!我們去看病!」

CC坦然地說出這件事,是主動把問題擺在自己的面前,再一個一個的解決。後來,CC的父母一直在假設他的未來生活:沒有穩定的陪伴、老無所依等等。直到現在也沒有完全接受他的身分,也無法接受見到他的男朋友。CC曾不斷反思自己:出櫃這件事,該不該對父母坦白?當他把這些在小段面前分享出來以後,CC突然接納了這件事:「這種陌生人之間的交流,是一種善意。」

陶睿今年29歲,是一個網站的首席社交官。陶睿的前女友,是一個在感情上有著極度潔癖的人。而他恰好是一個無法對一段關係完全忠誠的人:「不喜歡偷偷摸摸,就這樣分手了。」

在陶睿接觸的女生中,有人選擇把他拉黑,有的人則一直難以釋懷。沒有固定女朋友的這種狀態,陶睿已經持續四年多了。

陶睿當天是與四、五個陌生人一起分享自己的故事的,這樣公開講述自己的親密關係,陶睿還是第一次。從外界單一的角度看,總覺得他的這種行為很可疑。陶睿說:「如果這種偏見和認知能被一些人理解,還挺令人開心的,但被誤解的可能性更大。」

小段聽完這個故事,一方面感到驚奇,但更多的是理解:「每個人認知自己的方式都不同,有人通過工作、有人通過家人、有人通過異性,只不過他恰巧是最後一種而已。」

從2018年至今,已經有22個陌生人來這裡分享私密故事。有的人分享結束後依然是陌生人,有些已經變成了好朋友。小段說,人到中年,更想做一些自己真正在意的事情。「很多沉重的東西、偏見,就發生在身邊。通過分享私密故事,讓更多的人得到了來自陌生人之間的善意,哪怕只是一個人,也很值得。」

小段傾聽房客分享。(取材自一條) 小段傾聽房客分享。(取材自一條)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