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058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媽媽的年終慰勞宴

春節將至前,去超市看了一下,有好多年菜已上市,不禁使我想起了半個多世紀前,媽媽時常為爸爸要慰勞部屬做的年菜。

爸爸年輕的時候,在台北士林警察所當所長,那時士林是屬於陽明山特區,大概是有「士林官邸」這個重要地區,因此在選警察所長時,條件也很嚴格。

爸爸忠厚老實是屬於苦幹實幹型的人,自是層峰喜愛的人選,也因此他還做了兩任所長。

爸爸對部下也很好,同仁們為了維持特區良好治安,在爸爸領導下都盡心盡力地工作著。在一九七○年代不時興「尾牙」,而且賺錢辛苦,但每到年底,媽媽都會把所裡的人員邀請來家吃「慰勞宴」。媽媽親自下廚,做兩桌酒席慰勞員警的辛苦。

記得我從十歲左右,就跟在媽媽身邊做個小幫手。媽媽的酒席菜色每年都差不多,但每一個嘗過她廚藝的人,無不豎起大拇指誇一個「棒!」

爸爸不會喝酒,但也總要備上好酒,配著媽媽的下酒滷菜拼盤,讓喜愛小酌的人吃得開心。

別小看這盤滷味,媽媽都是先滷肉類後盛起,再依序滷蛋、豆干,最後才滷海帶,每一樣食物都會分開滷,絕不會全部一股腦的放進去滷,否則肉類的香氣全都被豆干奪去了。

媽媽說:「這樣滷法切出來的滷菜,才有特別的香氣與可口的味道。」難怪我大學的好同學回到僑居地新加坡,直到五十年後的今天,還覺得媽媽的滷牛肉讓她齒頰留香,念念不忘。

接下來的佳餚是:爽口的小黃瓜涼拌燕菜、燴海參、紅燒元蹄、乾燒明蝦、黃花菜滷鴨子、全家福、紅燒黃魚、火腿雞湯、連甜點(八寶飯)帶水果,共計十樣菜,十全十美。

媽媽的菜,幾乎每一道菜都有她特別的「小撇步」(小絕招),像燒鴨子、蹄膀及雞湯,每一道菜煮的時候,都不能放太多水(湯),總是與食材剛剛齊,小火慢燉,滋味就是與眾不同。紅燒蹄膀在煮半熟時,要拿起來放到油鍋裡把皮炸一下「走油」。這種與時下的做法略有不同,表皮不光滑,但味道更好。

媽媽有時還要趁做菜的空檔在席間穿梭,向能喝酒的人敬酒,替爸爸做公關。我則負責做二廚,洗菜、翻炒一下菜,也是當跑堂的小夥計。

有些有酒量的警察叔叔,更是拉著媽媽不放,要向媽媽乾杯致謝。他們口中還直嚷著說:「大嫂!妳一定要接受這一杯,否則妳就是太看不起我了!」這時媽媽早已笑成一條線。

由於日式的宿舍院子很大,在此席開兩桌,仍綽綽有餘。

喝酒划拳的熱鬧情境,像吃年夜飯一樣,充滿了過年的氣息。

媽媽待人熱誠,個性外向,雖然我們平常過日子都很節省,但遇到這個每年要向爸爸部屬致謝的慰勞宴時,媽媽為了誠心招待客人,總是花錢絕不手軟,備上最佳的食材,讓大家盡興而返,期待來年大家更能同心協力把工作做得更好,並祝大家平安幸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