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057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久違的石磨

公婆九○年代從家鄉運來的石磨。 公婆九○年代從家鄉運來的石磨。

整理公婆的舊家時,看到被置於前院一角落的石磨,上面有不少塵土,但紋理依舊清晰,是公婆九○年代從家鄉運來的。

記憶的閘門頓時打開了。在那個物資極為匱乏的五○、六○年代,我們住在眷村裡,院子裡也有一個石磨,這最忠誠的夥伴,伴隨我們走過風雨飄搖的歲月,走過一個又一個的黎明和黃昏。

每年進入臘月時,它特別繁忙和辛苦,鄰居的媽媽們會來借去磨糯米做應景的年糕。這也是媽媽們談天説地、討論村裡歡樂趣事的好時機,孩子們就在院內嬉戲,那是一段歡樂和諧的好時光。

有時吃完飯,在院子裡看著一旁的母親磨麵粉,總是心癢癢地,自己也想磨一磨。按捺不住的好奇心,趁母親休息時嘗試了一下,才發現那是體力活,小孩只適合往磨眼裡放入麥子。母親將磨好的麵粉,做成可口的麵食,餵養正在成長中的我們。

母親最常做的是用石磨磨黃豆,石磨磨出的豆漿,香味四溢,我能連續吃上兩碗,做成的豆腐更是軟硬適中,沉澱的豆渣更是營養,家常豆腐和豆渣炒碎肉,是桌上常見的美食。

高高的磨石,有時是我們小孩的「專用飯桌」,母親將二碟小菜和四個瓷碗,放在磨石上穩穩當當的。磨石的下面,也有我們的小秘密,有時鑰匙藏在下面,弟弟可早進家門;有時零用錢亦藏下面,變成臨時的小金庫。

石磨伴隨著我們一年又一年。但八○年代時,眷村全面改建,我家的石磨,就不知流落何處了。

隨著社會不斷的發展和進步,石磨最終將退出歴史舞台。但它閃耀過的光芒,溫暖過我們,是歷史傳承和時代進步的偉大見證者。在記憶的天空裡,石磨發出「咯吱咯吱」的吟唱聲,成為我永恆的回憶。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