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40428/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新年大學招生 改革與不確定性大增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史丹福大學校園鐘樓。(記者丁曙/攝影) 史丹福大學校園鐘樓。(記者丁曙/攝影)
洛杉磯加大地標Royce Hall大樓。(記者丁曙/攝影) 洛杉磯加大地標Royce Hall大樓。(記者丁曙/攝影)

2020標誌著新的十年開始,加州和全國教育界可能發生重大變革,華人關注的大學招生改革,綜合歷史和現實,至少有三個方面將對大學錄取政策產生重要和深遠影響,特別是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是否維持或廢除入學考試(SAT或ACT)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2019年媒體披露某些富豪家長行賄招生人員或球隊教練,影響幾所頂尖大學的大學生錄取。聯邦檢察官針對這項犯罪陰謀展開的調查被稱為「大學藍調行動」(Operation Varsity Blues),迄今至少有53人被控涉案,其中多人已經認罪或同意認罪。從2011至2018年,有33名大學申請者的父母被控向該陰謀計畫的組織者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支付超過2500萬美元,辛格用這些錢賄賂大學官員,和偽造申請人入學考試和運動成績。

據報導,南加州大學(USC)女生Olivia Jade Giannulli,儘管從未參加過運動比賽,但她的父母賄賂南加大田徑教練,將她指定為準運動員。Olivia的姊姊伊莎貝拉(Isabella)也以同樣方式被錄取。此外,亞裔團體(SFFA)提告哈佛大學歧視案,公開的內部電子郵件,描述了招生主管如何特別考慮重要捐助者的子弟。

招生賄賂醜聞曝光後,各大名校紛紛對於教育募款、公益捐助、利益衝突、校友子弟等,出台了一系列招生新政策,防堵大學特別是精英大學招生走後門。

考量種族意識(Race-Conscious)的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招生政策,幾十年來訴訟不斷。白人和亞裔起訴平權措施「種族歧視」,而拉丁裔和非洲裔則試圖廢除加州1996年通過的209法案,恢復加州大學(UC)考量族裔因素的招生政策。2018年亞裔團體「學生公平入學」(SFFA)提告哈佛大學採用主觀衡量的「個人分數」歧視亞裔申請人;哈佛大學則以整體考量原則、主客觀因素,實現學生群體充分多元化等理由辯護。

2019年10月1日,聯邦法官伯勞斯(Allison D. Burroughs)裁定哈佛大學的錄取程序並無歧視亞裔申請人,不過建議哈佛改進和完善招生政策。但是,「 學生公平入學」(SFFA)不服判決,並且提起上訴。

目前加州大學要求提供SAT或ACT考試成績,作為申請入學的必要條件。但是部分民權和教育團體反對,現已展開了辯論和調研。入學考試是否維持、或放棄、或修改,爭論不休,各執一詞,總校長組織了一個專家小組展開調研,將於3月份提出建議報告,受到加州和全國的密切關注。

2019年有超過17萬6500人申請加州大學(UC)九所分校,其中大多數參加了SAT或ACT考試。維持或廢除新生入學考試,將對未來的申請者產生巨大影響。特別是以標準考試見長的亞裔學生,憑藉學術優勢挺進加州大學,特別是洛杉磯加大(UCLA)和柏克萊加大(UC Berkeley)占新生錄取率四成左右,如果取消標準考試,他們將失去用武之地,個人優勢將無從體現。

亞裔公平入學團體提告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教育記者協會/提供) 亞裔公平入學團體提告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教育記者協會/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