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9271/article-link/

首頁 國際

澳洲野火燒死逾10億動物 學者:生態危機才剛開始

一隻澳洲原生種鳥類慘死野火之下,殘留的鳥喙和羽毛依稀可辨。路透 一隻澳洲原生種鳥類慘死野火之下,殘留的鳥喙和羽毛依稀可辨。路透
澳洲陸軍獸醫治療一隻被燒傷的無尾熊。Getty Images    澳洲陸軍獸醫治療一隻被燒傷的無尾熊。Getty Images   

從去年燒到現在的澳洲野火釀成歷來最嚴重災情,除了至少造成28人死亡,葬身火海的動物據估計超過10億隻,對充滿生物多樣性及擁有許多原生種的澳洲更是生態浩劫,可能導致許多生物瀕危甚至滅絕。

棲息地近全毀 瀕危動物恐滅絕

雪梨大學生態學教授狄克曼曾在2007年統計100多種動物分布密度的數據,根據他的粗略估計,這場野火已燒死逾10億隻動物,而且這還是只估算哺乳動物、鳥類和爬蟲類等,未計算蝙蝠、昆蟲和其他脊椎動物。

澳洲野火燒死動物,破壞牠們的棲息地,倖存的動物在光禿禿的大地上無處躲藏,被掠食的風險提高,此外也面臨食物來源毀於火災的困境。

袋鼠島是南澳省最知名的旅遊勝地之一,以近距離觀賞野生動物為賣點,科學家相當擔憂僅分布於該島的金綠色木蜂可能已全部死於火災。

蜜蜂居處付炬 連帶花卉也遭殃

阿德雷德大學蜜蜂研究專家凱嘉.霍根頓投入半世紀的歲月,保育袋鼠島的金綠色木蜂。她指出,20世紀初期的開墾農地和火災壓縮了金綠色木蜂的分布範圍,除了袋鼠島,在澳洲其他地方已經絕跡。

這種木蜂主要以枯萎的佛塔樹樹幹築巢,其次是刺葉樹。2007年該島也曾發生大火,而木蜂棲息地至少要30年才能恢復原本地貌,但是枯萎的刺葉樹樹幹六年後就會崩解。迄去年為止,霍根頓和其他研究人員在島上十多個地點設置440根樹幹供木蜂棲息,但這場大火可能已把樹幹全燒光。

蜜蜂在生態系統扮演重要角色,許多地處偏僻的澳洲原生種花卉仰賴木蜂及其他蜜蜂授粉繁殖,木蜂數量減少將影響花卉的生存。

無尾熊慘銳減 失明不育成難題

澳洲最知名的特有種動物無尾熊也是主要受害者之一,無尾熊的棲息地分布於澳洲東岸,正是這次野火最劇烈的地區。更糟的是,未受衣原體感染的無尾熊族群僅存於重災區袋鼠島,無尾熊若感染衣原體,可能導致失明或不育。

無尾熊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分類為「易危」物種,經過這次大火摧殘,可能將改分類為「瀕危」。

其他受傷慘重的還包括輝鳳頭鸚鵡和狹足袋鼩,後者也是僅存於袋鼠島,此外還有囊蛙、王吸蜜鳥、以及數量不到500隻的長腳長鼻袋鼠等。

動物學會自救 聞到煙味馬上跑

查爾史都華大學副教授尼莫指出,面對燒了好幾個月的野火,其實部分動物也發展出生存技巧,像是聞到煙味或聽到火燒物品的聲音時懂得逃跑,小型哺乳動物和爬蟲類躲進袋熊挖的地下洞穴,體型較大的動物可以尋找溪水等水源。

澳洲政府也盡力援救動物,除了醫治燒傷動物,新南威爾斯省當局上周也空投數千公斤的胡蘿蔔和地瓜,讓瀕危的刷尾岩袋鼠有東西吃。

這場野火已燒掉0.4個百分點的澳洲經濟成長率,經濟可以努力追回,但是因火災而滅絕的生物卻無法再生。

國際組織參與澳洲野火救援,撿到一隻飽受驚嚇的無尾熊。Getty Images    國際組織參與澳洲野火救援,撿到一隻飽受驚嚇的無尾熊。Getty Images   
新南威爾斯省空投數千公斤的胡蘿蔔和地瓜給袋鼠吃。路透 新南威爾斯省空投數千公斤的胡蘿蔔和地瓜給袋鼠吃。路透
一匹馬低頭吃草,牠後方的房屋及樹木已被野火燒毀。Getty Images    一匹馬低頭吃草,牠後方的房屋及樹木已被野火燒毀。Getty Images   
澳洲消防員全力保護新南威爾斯省的瓦勒邁杉,這種俗稱「恐龍樹」的植物被稱為活化石,相當珍貴。美聯社 澳洲消防員全力保護新南威爾斯省的瓦勒邁杉,這種俗稱「恐龍樹」的植物被稱為活化石,相當珍貴。美聯社
一隻袋鼠在火舌肆虐後光禿禿的土地上張望。歐新社 一隻袋鼠在火舌肆虐後光禿禿的土地上張望。歐新社
袋鼠察覺火舌逼近,驚慌逃竄。美聯社 袋鼠察覺火舌逼近,驚慌逃竄。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